第314章314、逝者已矣</p>不过郁景州没有在医院待太久,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明天一早就要手术,他们都要早点休息。</p>因为吕倩想要留下来陪着吕右右,郁景州本来想把吕左左带回家,不过吕左左也想陪着妹妹,最后只有郁景州一个人离开了医院。</p>傅裕笙一直将郁景州送到停车场,看着郁景州上车,他这才注意到被郁景州放在副驾驶的骨灰盒。</p>“你把她带回来了。”</p>郁景州看了眼副驾驶的骨灰盒,点了点头,说道。</p>“我知道她一直不想离开洛城,如今人都死了,就当是满足她最后的愿望吧,我先走了。”</p>说完,郁景州开车离开了恒生医院。</p>这一夜,几乎所有的人都无法平静。</p>远在洛县的萧梓琛一直守着墨雨柔,也许是惊吓过度,这一晚,墨雨柔睡得很不踏实,后半夜更是做了噩梦出了一身的汗,萧梓琛也被折腾的凌晨三四点才睡着。</p>洛城这边,虽然有医生一再的保证,可吕倩还是为第二天的手术担心焦虑,倒是两个孩子睡得格外的踏实。</p>某个小区,郁景州回来后,便把姜沫夭的骨灰盒放在了客厅的壁柜上,他默默的坐在沙发上,一直到夜里十二点多才上床休息。</p>这一夜,许是姜沫夭的事,让所有的人心态都发生了变化,虽然姜沫夭生前做了很多过激的事情,可当她真的离开时,所有人也在为她如此结束自己的生命而感到惋惜。</p>第二天,经过一天一夜的休息,墨雨柔的身体恢复了不少,能吃一些流食,脖子上的伤口也没有昨天那么的疼了。</p>明明自己还是个伤员,醒来后第一件事竟是关心吕右右的手术,特地给傅裕笙打了通电话。</p>因为自己突然受伤,墨雨柔不想让于老爷子看到担心,这一天只能等于老爷子睡着的时候让萧梓琛推着轮椅去看望了一会儿。</p>中午十点多,吴妈从洛城赶来了医院,她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差点激动的晕过去。</p>这不,吴妈一到病房,看到躺在床上浑身是伤的墨雨柔,对着萧梓琛便是一阵责备。</p>“萧先生,你是怎么向我们保证的,我这几天没看到我家小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那姜小姐怎么就是和我家小姐过不去呢。你不是说一切都解决了吗?为什么她又来伤害我家小姐,她又是怎么知道小姐在洛县的。”</p>看着墨雨柔脖子上那厚厚的纱布,还有那浮肿的脸蛋和不太能动的手,吴妈越说越激动。</p>一旁的萧梓琛像蔫了气的皮球,乖乖坐在一旁,任由吴妈斥责,毫无反驳之意,倒是躺在那的墨雨柔看不下去开了口。</p>“吴妈,这不能怪梓琛,是我自己大意了,梓琛一直到姜小姐来洛县就给我打电话了,是我自己把手机落在了酒店。你看我现在不是没事吗?我这也就是看着严重,医生都说了,我都可以出院了,只是梓琛不放心,才让我在医院多住几天。”</p>说着,墨雨柔看了眼满脸愧疚的萧梓琛,微微一笑,接着说道。</p>“吴妈,梓琛他已经非常自责了,昨天出事到现在他都没怎么休息,一直在床边照顾我,你看他累得。”</p>墨雨柔看着萧梓琛一脸的倦容,心疼不已。</p>她也知道自己这一整晚睡得不怎么踏实,但一直能感觉到萧梓琛就陪在她的身边,似乎还说了很多的话,才让她能稍微睡得好一点。</p>今天醒来,就看到萧梓琛一脸疲倦的靠在床边,之后又忙着去买早餐,给她洗漱,让这么一个平时做什么事都有别人帮着的人现在贴身照顾自己,墨雨柔想想都觉得不舍。</p>吴妈见墨雨柔如此袒护萧梓琛,虽然心里还有怨言,可也知道这一切不是他们能控制的,而且姜沫夭落得如此境地,在说什么责怪的话也有些不妥。</p>吴妈看着萧梓琛,的确一脸憔悴,态度也软了下来,随后说道。</p>“那你先回酒店休息吧,这边有我陪着就行了。”</p>吴妈刚说完,墨雨柔也连忙劝说道。</p>“梓琛,你回酒店吧,正好帮我去拿两套换洗的衣服,下午睡一觉,晚上再过来陪我。”</p>萧梓琛听了,直接摇头道。</p>“不用,我就在外面休息,衣服我晚点过去拿。”</p>有了昨天的事,萧梓琛现在不敢离开墨雨柔半步,他想要时刻守在墨雨柔的身边。</p>可这里是医院,外面整日都是吵吵闹闹的,萧梓琛怕是根本不能好好的休息,墨雨柔只能想了一个借口。</p>“梓琛,还是回酒店休息吧,你在这医生护士一会儿进来出去的,你也睡不好,晚上我还想让你在这陪着我呢,你要是没休息好,哪有力气照顾我。”</p>一旁的吴妈看萧梓琛还犹犹豫豫的,有些看不下去,一脸嫌弃的说道。</p>“行了,萧先生,你还是回酒店吧,你在这,你休息不好,小姐心里也不踏实,你这样对她身体恢复也不好。这边有我看着,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不就行了,赶紧走吧。”</p>说着,吴妈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萧梓琛便把他往门口推。</p>萧梓琛见犟不过,也只能听从墨雨柔的安排,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有些不舍,转身看着病床上的墨雨柔叮嘱道。</p>“你要有什么事一定要联系我,晚上想吃什么,我到时候给你送过来。”</p>“好了,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想到了给你发信息,路上当心啊。”</p>墨雨柔挥着手温柔的说道,然后吴妈便目送着萧梓琛离开,看到进了电梯才走回了病房。</p>“小姐,你这次可吓死吴妈了,吴妈这心脏啊,早晚会被你吓出病来。”</p>回到病房,吴妈搬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然后拿了个水果一边说话一边削皮。</p>墨雨柔听了,微微一笑,说道。</p>“我这不是好好地吗?其实这件事真不能乖梓琛,他也不知道姜沫夭会来洛县,不过姜沫夭落得如此下场,其实也挺可怜的,听说她妈妈至今还联系不上,也不知道去了哪儿?”</p>吴妈听了,轻轻叹了一声,随即说道。</p>“小姐啊,你就是太善良了,她都把你害成这样了,你居然还替她说话。”</p>吴妈虽有怨言,可语气比刚才和善了很多,墨雨柔听了笑了笑说道。</p>“逝者已矣,我们就不要在评判这件事的对错了,毕竟感情之事,谁也无法评判。”</p>“行了,不说了,你现在这样,能吃东西吗?”</p>吴妈看着削好皮的苹果,看到墨雨柔脖子上的纱布,关切的问了句。</p>墨雨柔看着吴妈把苹果切成一小片一小片,不想浪费她的心意,便点了点头道。</p>“慢慢吃,没关系的。”</p>说着,墨雨柔拿起一块苹果,咬了一口,嚼了二三十下才咽下去,不过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脖子上只是传来些许的痛感。</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