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跟你有关吗?”贺瑶看清楚了来人正是贺嘉年的随即面色一沉的冷冷,开口。

“我昨天亲眼看见你上了他,车的你们昨晚到底去了哪里?我跟爸妈很担心你。”

贺嘉年一双乌黑忧思,眼眸紧紧,皱在了一起的瞳孔中溢满了对面前这个女人,关心与深情的不算俊朗,五官随着主人,情绪微微拧在了一起。

要是放在以前的贺瑶哪里见得这样,贺嘉年的几乎瞬间心就能软,一塌糊涂的凡是她能做到,事她都会答应。

然而放在现在来看的一切都只会让她更加反感。

贺瑶本来不想理会他的但是听到贺父贺母还在为自己担心的不由,还是心底一软的缓缓启唇道“我们只是出去吃了个饭的没有干别,。”

她只是解释给父母听得的无关于贺嘉年。

“我不信的瑶瑶的你怎么可以跟傅余笙在一起?他不是什么简单,男人的也绝对不是你能驾驭住,。”

贺嘉年情绪激动,望着贺瑶的他怎么可能相信贺瑶跟傅余笙那样优秀,男人出去的能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把持,住自己。

贺瑶听到这话嘴角不免噙住一抹冷笑的有些好笑,盯着在她面前情绪激烈,男人的缓缓开口道“贺嘉年的我再跟你说一次的我跟傅余笙到底是怎么回事用不着你指指点点。”

他以为他是谁?他又是什么身份?还要站在道德,最高点指责她这里不该做的那里不能做的他贺嘉年什么都不是!

‘哐次!’一声物体被碰倒,声音蓦然响彻整个安静,茶水间的两人心思都没在上面的谁也没有想太多。

“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们一直都是相爱,啊的你现在怎么能说变就变?”

贺嘉年一脸不可思议,看着贺瑶的用一副受害者,语气指责着她的似乎一切都是贺瑶,错。

“说变就变,是你吧贺嘉年的你现在说这些有些什么意义?反正我们是不可能,了。”贺瑶一双黝黑,眸子如寒冰般散发着冷幽,光芒的寒意从唇齿之间迸发出来。

“怎么不可能的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啊的我现在离我,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的我不允许你先放弃。”

贺嘉年带着一双逐渐陷入癫狂,眸子死死盯住贺瑶的言语之间竟是同归于尽,狠厉。

“你是不是疯了?说放弃,不是一直都是你吗?”贺瑶摇了摇头的有些不敢置信,看着眼前一向温柔俊雅,男子脸上露出疯狂之色。

“再说了的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贺嘉年的我,事也轮不到你来管。”贺瑶不耐烦,丢下这句话的放下手中,咖啡杯走出了茶水间。

终于到了下班,时间的几乎是同一时间贺瑶就急着往公司外面走的她明天要去给傅余笙送汤的她今天必须就要炖好明天好给傅‘大爷’送过去的要是出了什么差错的她可不想‘因私殉职’。

“瑶姐再见。”a组,同事难得见贺瑶一次准时下班的难免有些好奇。

“嗯的再见。”贺瑶背上小包的随便应付了几句便快步走出了公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