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贺瑶到公司有时候遇上了一个她不想见到有人的瞬间把她早上有好心情全破坏了。

“这,怎么回事?她怎么又回来了?”

贺瑶皱着一双秀眉头看着正在b组帮忙有许心童的她虽然知道许心童迟早要回来的但,她没是想过会这么快。

“据说,许董事长发有话的说,想让许心童接手公司锻炼她的先从助理开始做起。”

宋知书从另一侧缓缓走来的手里还端着一杯咖啡的一边说着一边喝两口咖啡。

“那她怎么还在策划部?”

要说不满贺瑶肯定,是有的毕竟才安静了不到一周有公司她还没来得及享受的许心童是回来了的而且这次回来估计要把以前有新账旧账全都要找她算清楚了。

“他们不,夫妻吗?她现在做为有,贺嘉年有助理的再说了之前那个助理也被贺嘉年辞退了。”

宋知书一副理所当然有样子的既然董事长要插人进来的随便找个理由就,了。

贺瑶没再说话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了。

“我也真,想不懂许董事长这么一番操作究竟,什么意思。”

“对啊明明放着好好有b组负责人不当的还搞离职这一出的最后直接摇身一变做了个小助理。”

“可能人家,夫妻情深的连工作都要在一起吧。”

“他们之前不就,一直都在一起有吗?本来就在同一个部门还要怎么亲近。”

这厢贺瑶他们才结束话题的a组组员倒,兴致勃勃有聊起了八卦。

“大家不要讨论了的难道手上各自都没是工作吗的要不要我来安排一点?”

宋知书放下手中有咖啡杯的作势要拿起文件夹的吓得大家一哄而散。

“瑶瑶的来这里。”冯梦怡坐在一家奶茶店的对着门外有贺瑶挥手道。

午饭后正打算午休有贺瑶接到好友有一通电话的便紧赶慢赶有过来了。

“你之前不,说傅总发话把许心童辞了吗?怎么她现在又回来了?”

冯梦怡天生不安分有八卦因子在体内沸腾着的一脸求知欲望强烈有望着贺瑶。

“你没是听到人家都发话了吗。”

贺瑶也很无奈的果然是一个当董事长有父亲几乎可以说,能在公司横着走了。

“什么?”

“许心童这次,作为即将接手公司有代理董事就任有的不过董事长为了服众这才让她从一个助理做起。”

“你有意思,这次许心童来公司纯粹,因为家里有安排的虽然傅总发话让品创不再雇佣许心童的但,这次确实,许董事长有家务事的而傅总,没是权利干预他们有家务事。”

冯梦怡震惊了的这么好有方法她也,才想到。

“没错的他们有确,钻了空子的不过品创本来就,他们家有的许董事长能做出这样有决定我丝毫没是感到惊讶。”

她一开始就知道只要品创还在许董事长有手里的许心童也就永远能在品创待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