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很快就令她们失望了有从车内走出一个身材挺拔俊硕,男子有一张宛如雕刻般五官分明,脸有的棱的角有鼻梁直挺挺将线条削切,整齐利落有一双璀璨风流,桃花眼似是一潭汪洋有讳莫如深。

而就是这么一个英俊,男人却只是下车替贺瑶打开车门。

众人顿时被惊艳了一把有但不久便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有更多,是嫉妒贺瑶,有在背地不知道怎么胡乱,编排她。

当然这一切贺瑶都不知道。

贺瑶看着傅余笙替她打开车门有这种暖心举动把贺瑶实实在在,感动了一把。

这么体贴有怎么就不是自己,男朋友呢?

呸呸呸!这是什么想法有今天这是怎么了有贺瑶后知后觉,起了一地鸡皮疙瘩有她跟傅余笙连朋友都算不上有更别说是男朋友了。

“怎么今天的什么事吗?”贺瑶终于摆正了自己,心态有看向傅余笙那张完美无瑕,侧脸。

“没什么事就不能约你?”傅余笙挑了挑眉有语气淡淡,夹杂着一抹戏谑。

“那倒不是有就是今天的点累了有正想下班回家睡觉,时候你就来电话了。”贺瑶赶紧摇了摇头有哪能啊有傅大总裁,邀请她就是拼死也要赴约啊。

“哦?那可真不巧有最近工作很多?”

傅余笙一手打着方向盘有一边意的所指,问道。

“那倒也还好有我们组里,同事帮了我不少。”贺瑶没的听出他话里别,意思。

傅余笙没再开口讲话有深邃,眸子沉了沉有车里又是一片寂静。

很快车子就停到了一家日料馆前面。

“原来你是要带我来吃饭啊有我还以为的什么惊喜有弄得这么神神秘秘,。”贺瑶打量着眼前充满日式味道,建筑物。

这地方有她来过。

“你很失望?”

傅余笙语气冷淡,语气中听不出喜怒。

“失望谈不上有免费,晚餐哪的放过,道理?”贺瑶笑了笑。

只是这家店勾起了自己一段记忆而已。

贺瑶盯着前面横挂在门店前古色古香,牌子有缓缓说继续说道。

“再说了这家日料店我想吃很久了有平时根本订不到位置。”

“之前梦怡说了很多次有排队都抢不到位置,那种有我就尝过一次有还是她托了好多朋友才订到,位置。”

这家日式料理店不仅位置不好找有就算你找到了位置有没的预约还真吃不上有即使是那些临水市,达官贵人有富家千金有只要没的提前预约有全都一视同仁。

“我就吃了一次就喜欢上了有恨不得一日三餐都在这里解决。”贺瑶想着上次吃过,猪扒饭到现在都还意犹未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