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火灾,非自然灾害。”傅余笙有些冷冷的回道,眼底蓦然一暗。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连自然非自然都查的这么清楚,不愧是盛启的ceo,看来他们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贺瑶有些佩服傅余笙在临水市的情报网了。

“我的东西,我自然是一清二楚。”他嘴角勾起一抹不屑,似幽潭般冷凝的眸子盯着贺瑶,似乎想问为什么贺瑶突然提到合格话题。

“那我可以小小的向您打听一下吗?”贺瑶假装看不懂,一双清澈的眼睛也不甘示弱的回看了过去。

“你可以试着求求我。”傅余笙眼底兴色突浓,他想知道贺瑶到底打听什么,但是他会不会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不说就不说,谁稀罕。”贺瑶吃瘪,瞪了傅余笙一眼。

傅余笙第一次见到她一副气鼓鼓的样子,难免觉得有些可爱。

菜刚上齐,贺瑶正准备向饭菜发起‘讨伐’时,突然一道甜腻的女声传来,惹得贺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余笙,你怎么也在这里吃饭?!我叫了好多次让你陪我来这家店你都不来,每次都推脱我说在忙”

走到贺瑶桌前的是一位烫着深棕色大波浪头,穿着明艳的黄色小短裙,踩着一双不知道高十几厘米的高跟鞋,发出来的声音似是撒娇般,一双美目流转在傅余笙帅气的侧脸上。

然后傅余笙头也没抬,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身上传来一阵阵冷冽的寒气提醒着生人勿进。

然后这位美女似乎并不意外傅余笙的举动,正打算坐到傅余笙的对面时,这才发现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的存在。

“你是谁!”这位美女突然发出尖锐有刺耳的声音,一双美目带着浓浓的敌意。

不怪她的眼神不好,这家日料馆为了保留客人一点隐私,故每个座位都安插了一展画着日式风格插画的屏风,不仅能体现日式文化,让人赏心悦目,更能让客人有一种宾至如归的体贴感。

“我叫贺瑶,你是?”贺瑶看着眼前这个来者不善的女人,皱起了好看的秀眉。

“贺瑶,贺瑶是谁?你凭什么坐在余笙的旁边?”女人听到这个名字快速的在脑中一堆富家千金中过了一遍,去并没有搜索到她这个人,眼底便泛起了一缕不屑,嗓音也更加底气十足。

“就凭我是他的女朋友。”面对这个女人突如其来的责问,贺瑶也怒了。

“就凭你?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女人,你也配?”女人冷哼一声,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嘲讽之色。

“她配不配还轮不到你来决定,我之前的话说的还不够明显吗?”突然一道冰冷宛若寒泉的声音重重敲打在整个房间,傅余笙满脸不耐烦,一双带着寒气的眼睛如一把利刃向女人射了过去。

“可是伯母不是说”女人一下就焉了,刚才还趾高气昂的气焰都消失了,有些委屈的说着。

“那你去找她好了,不要来找我。”傅余笙压根不吃这一套,眼底的冷色始终没有划开。

“傅余笙,你宁愿跟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在一起都不愿意看我一眼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