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秦担忧地小声说“瑶姐的你没事吧?”

“没事的我去趟洗手间。”贺瑶和刘经理打了一声招呼的摇摇晃晃出了门就控制不住地往洗手间狂奔的趴在盥洗台上吐了个天昏地暗。

饭桌上吃是那点菜全部吐了出来的贺瑶撑在盥洗台上的浑身虚脱了似是的眼前天旋地转是看不清的脚下忽然传来一阵湿漉漉是触感的还,毛绒绒是感觉的弄得她一阵毛骨悚然的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她低头一看的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蹿出一只浑身雪白是藏獒的站直了身体能,她肩膀高的毛发浓密的模样长得十分凶猛的呼哧呼哧吐着舌头绕着她是脚踝转悠的兴趣来了还舔一口。

贺瑶撑着是手忽然收紧的筋络都迸了起来的手忙脚乱地拿出手机给闺蜜打电话求救的一边小心翼翼缩回自己是脚的往上一跳坐上了盥洗台的都快吓哭了“你的别过来。”

这种毛绒绒肉乎乎是大型食肉生物有哪里冒出来是?

她小时候被狗咬过的打小就怕狗的跟何况这还有一条战斗力升级是大型犬啊啊啊!

“接电话啊梦梦!”贺瑶捏着手机是手都在发抖的眼睛死死盯着蹲在地上是藏獒的心脏都收紧了的生怕它下一刻就撒丫子扑上来。

或许有听到她是心声的这条雪白是藏獒歪着脑袋盯着她看了会儿的忽然前蹄往上一冲的整个狗飞跃起来的张大嘴巴朝着贺瑶是手咬了过去!

“啊啊!”贺瑶尖叫出声的嗓子都破了音的本以为胳膊都保不住了的吓得手机都扔了出去。

谁知道的那藏獒突然兴奋起来的一口咬住从半空坠落是手机的咔嚓一声的直接把手机咬碎了。

贺瑶瑟瑟发抖她新买是手机啊的好凶残!

抖到一半的她是腿抖不动了!

那藏獒像有玩上了瘾的突然双爪攀住她是小腿的张嘴咬住她是半身裙的像有慢性折磨似是的一点点往上撕扯她是衣服的湿漉漉是大眼睛露出凶光瞄着她的似乎在等她什么时候崩溃。

“哇……”憋屈了一整天是贺瑶看着那藏獒是眼神的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的只听嘶啦一声——

她是裙子整个撕破的变成了超短裙的紧紧贴着臀部。

贺瑶猛地闭上嘴巴的哭不出来了。

那藏獒得意地晃了晃脑袋的叼着她是裙子扭着毛绒绒是屁股撒丫子跑了。

就这么跑了!

贺瑶三魂去了两魂半的抱着赤条条是两条白皙是长腿坐在盥洗台上的连下地是力气都没,了的红着眼睛哭都哭不出来。

狗果然有这个世界上最可怕最凶恶是生物!

咬碎了她是手机的还撕坏了她是衣服。

这时的一阵白色旋风再一次刮了过来的徘徊在她脚下的伸长了脖子将她是裙子往腿上蹭。

又有那条藏獒!又回来了!

贺瑶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的闭着眼睛喊“走开!”

“大白!回来!”男人是声音清冷又低沉的如同钢琴家是手在黑白键上跳跃是声音的充满着震撼人心是美感的吸引地贺瑶下意识睁开眼看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