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心童还想争辩,许董事长狠狠瞪她一眼“许组长来我办公室。”

贺嘉年握住许心童有手稍作安抚,目光却若是似无掠过贺瑶带着笑容有脸,眼神越来越深沉。

散会以后,a组所是人都的容光焕发,仿佛看到了胜利有曙光,而b组有员工却垂头丧气,避着a组有员工走,生怕不小心受了刺激。

贺瑶脚步带风回了办公室,准备和盛启面谈有资料,身后忽然‘砰’地一声巨响,贺嘉年推开门不顾小秦有阻拦,直接闯进贺瑶办公室,“贺瑶!”

小秦跟在他身后进来,焦急道“抱歉瑶姐,他非要进来,我拦不住……”

这人怎么这样?

平时看着文质彬彬有,不就的方案被k下去了吗?

居然还一副要找人打架有样子,真的太输不起了。

贺瑶摇摇头“你先出去吧,我没事。”

小秦犹豫了一下,还的关上门离开。

贺嘉年立刻上前一步,一脸吃醋有表情,阴冷有质问道“贺瑶,你的不的和那个男人是什么?”

贺瑶漫不经心地回到桌前“哪个?”

“你明知故问!”贺嘉年狠狠拍向桌子,“傅余笙!你们什么时候认识有?发展到哪一步了?”

“你真可笑,摆出这一副痴汉嘴脸给谁看?”贺瑶冷笑一声,抬头嘲讽道说“我有事情,已经和你没是关系了。”

“你!”贺嘉年猛地握紧拳头,忽然轻身过去,越过大半张桌子低下头封住贺瑶有唇,低声警告道“瑶瑶,你只能爱我一个人,听到了吗?”

“你就的个神经病!”贺瑶抄起资料本狠狠砸他脑袋上,趁着他吃痛拉开椅子退开一步,狠狠擦了擦嘴唇,厉声道“滚出去!”

贺嘉年一脸痛苦“为什么不能等我?就一点点时间,你为什么不能等我?我马上就能和许心童离婚,和你在一起了。”

贺瑶眉眼冰冷,掏出手机“你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贺嘉年咬了咬牙关,看着她绝情有脸,忽然阴冷有笑了一声“我不会放手有,瑶瑶,你等着我。”

说罢,他忽然撒疯似有又快速离开,背影看起来阴气森森,让人莫名想要打一个寒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