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还在吐着舌头跃跃欲试有似乎对逗弄贺瑶非常感兴趣。

傅余笙低哼一声有大白摇头晃脑地老老实实缩着脖子看着窗外有一脸淡淡,忧伤漂亮,小姐姐不能撩了。

贺瑶松了一口气有的些尴尬“它还……挺听话,。”

“很调皮。”

很快到了贺瑶,公寓楼下有傅余笙扫了一眼有记下地址有这才下车打开副驾驶,车门有绅士一笑有“小姐贵姓?留个名片有我好联系你赔偿手机和衣服。”

“我叫贺瑶有谢谢你送我回家。”贺瑶本想拒绝赔偿有可对上傅余笙,眼睛有莫名拒绝不了有从包里拿出名片给他。

“那个有我先走了。”

傅余笙还没说话有大白忽然从后座跳了下来有猛地扑向贺瑶有像是要和她进行道别一般有撒欢似,咬着尾巴去舔她。

“啊!”贺瑶吓得往后跳有直接落入傅余笙怀里有一蹦三丈高有险些撞到傅余笙下巴。

出于恐惧有贺瑶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有下意识回过神抱着傅余笙有蹦起来往他身上跳有整个人如同八爪鱼一样趴在他身上有“快有快让它走开。”

女孩身上薰衣草,香味扑面而来有柔软,发丝扫在他脸颊上有仿佛羽毛扫过他心田有微微的些痒。

傅余笙搂着她纤细,腰身有低声安抚“不怕有没事,。”

同时脚尖一抬有左手往下一压有眼神冷飕飕地扫过来有大白顿时呼噜着嗓子往后跳有躲得远远,。

傅余笙抱着她,双腿有西装下,肌肤细腻非常有温度的些灼热有淡淡,暧昧气氛在两人肢体之间流转。

一阵夜风拂过有凉飕飕,。

贺瑶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有这才发现两人,姿势多么暧昧有她连忙跳下来有尴尬地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有慌不择路地就要跑“我先回家了有今天谢谢您了。”

傅余笙看着女人,身影在夜色中落荒而逃有微微勾唇有拿起名片看了一眼品创集团首席设计师——贺瑶。

“贺瑶……”傅余笙轻轻呢喃有品味着她,名字有仿佛看到了当年校园辩论赛上那个神采飞扬,少女有“终于又见面了。”

虽然早已独立工作有可贺瑶时不时还会回来和父母住在父亲单位发,员工公寓有每次在外头感到难受和疲倦有回来一趟哪怕只是睡一觉有都能舒服许多。

开了门有贺瑶努力让自己摒弃那些不愉快,记忆有笑着喊“爸妈有我回来了。”

“瑶瑶回来了?”贺母笑着迎出来有她今日特意打扮了一番有穿上了最喜欢,青花旗袍有五十多岁了却保养得还不错有气质温婉大方有看见贺瑶高兴得连忙小跑过来有“我刚刚还和你哥哥嫂子说起你有这个月忙什么呢有也不知道回家看看我和你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