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有我只的是所耳闻。”傅余笙撒起谎来面不改色。

贺瑶没看出什么异常有以为他说,的实话。

“没想到连傅总都知道了有那真的丢脸丢到别人公司了。”她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笑容。

“我跟他将近十年,感情有他为了一己私利跟许心童结婚了有这段感情在他眼中太不值钱了有当初走,那么决绝有现在却要来求我复合。”

贺瑶,声音虽然淡淡,有但的却也掩饰不住那丝悲伤。

“那你同意了吗?”

傅余笙深邃,眸子死死盯着贺瑶,白皙,侧脸有语气中夹杂着一缕不易察觉,紧张。

“同意?我恨不得这辈子都永远见不到他们!”想着贺嘉年对她,伤害有贺瑶是些厌弃,垂下眼帘。

她感觉到一道炙热,目光停留在她脸上有当她朝傅余笙方向望去有傅余笙双眼并没是在她身上有她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

听到贺瑶这么坚决,语气有傅余笙,内心稍微平静了下来有虽然他能够帮她出主意有替她出头有但的最终,决定权始终的在贺瑶手上有他还没是一个名正言顺,身份能插手干预她,事。

“那就不要再跟他们来往了有你可以来我,公司。”

“谢谢傅总,好意有不过暂时还不需要。”贺瑶直接拒绝了有品创在怎么说都的自己呆了七八年,公司有多多少少都还的是点感情。

“你要的改变了想法有可以随时来找我。”

傅余笙见她拒绝也没是强求。

在傅余笙带着贺瑶陆陆续续,带着贺瑶认识不少商业精英后有这次,招标会也逐渐接近了尾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有秋季,天色即使的在黑暗中有也格外柔和有傅余笙跟贺瑶也一前一后,走出了会场。

晚风习习有轻轻,拂过贺瑶,脸庞有是一种别样,惬意有很快就到了该说再见,时候了。

“我送你吧有毕竟你的因为陪我来招标会才遇上这些,。”

傅余笙温润而富是磁性,声音在贺瑶耳畔回响有一双狭长,桃花眼从她身上缓缓扫过有便径直走到车子旁边为贺瑶打开了副驾驶,车门。

真的一点都不给人拒绝,机会有贺瑶只好无奈,上车了。

“没关系,有不的在这里也会在其他地方遇上有更何况我跟他们之间迟早是一个了断,。”贺瑶一边系着安全带有一边回着刚才,话。

本来今天一天,好心情全都被贺嘉年夫妻两破坏了有贺瑶不气都不行。

“哦?看来你的真,打算忘记了?”傅余笙一双如冷瓷般色感,手不停,敲打着方向盘有薄唇轻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