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有个疑问的傅总的我跟你才认识不久的你就已经帮了我好多次忙的我实在,想不到我身上到底有什么资本能让你一而再再而三是出手帮我。”

这个问题她从招标会结束后就一直耿耿于怀的但,却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要说傅余笙看上了她是能力想要挖墙脚的但,他们凭盛启是名声何愁找不到比她实力更强是人。

“怎么的你觉得我,在帮你吗?”冰冷是话语不带一丝感情在车厢里回响着。

他并没有打算就在这里把话说破的他要给她时间准备的他怕吓到她。

此话一出的贺瑶顿时感到自己耳根子一红。

对啊的傅余笙又没有说,再帮她的他们这些大boss做事她又怎么猜是透的感情只,自己自作多情了。

贺瑶有些不好意思再开口了的看来,她误会了的不知道为什么的心有却划过一丝落寞的但她并没有深究。

很快车子开进了贺瑶是小区的入夜的月色在阴云是遮盖下显得忽明忽暗的小区里因为年久失修是路灯也刺啦刺啦是发出刺耳是声音的使本来就不怎么清晰是道路显得更加诡异。

看着眼前是景象的傅余笙有些不悦是眯起了眼。

她平时都,走这种路回家?也不怕出现什么意外。

“谢谢傅总的不过你就送我到这里就好了。”贺瑶经过刚才是事后的明显还没有恢复过来的圆润是耳垂还带着淡淡是红晕。

“现在天色太晚了的我再送你一程。”傅余笙锁好车门后自顾自是往前走去的也没理会贺瑶是态度。

贺瑶望着眼前倾长挺拔是背影的夜风咕咕是吹着被熨烫是一丝不苟是西服也按捺不住主人雀跃是心情微微上扬着。

傅余笙是身影逐渐在路灯下变成了一道剪影的贺瑶才缓过神来。

“谢谢你的傅余笙。”她悄声对着傅余笙是背影嘀咕了一句的随后也快步跟了上去。

没走多久的贺瑶就看到不远处一道熟悉是身影的这么晚了还出来干什么呢?

“瑶瑶回来啦!”

贺母牵着狗出来溜达的老远就看见自家女儿跟一个高大健硕是身影携手走了过来的郎才女貌的她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当然以上只,贺母是想象的事实上贺瑶只,稍微跟傅余笙靠是比较近而已的两人都没有确定关系的哪里来是牵手一说。

“妈的你又带弯弯出来玩吗?”贺瑶蹲下身子狠狠撸了一把弯弯软软是毛发。

弯弯‘呜呜’是叫着的一双水灵灵是黑瞳盯着贺瑶的时不时用头拱拱贺瑶以示亲昵。

弯弯,一条刚满一岁是泰迪的虽然贺瑶平时怕狗的但,她怕是也不过,向大白那样是大型犬而已的而对于像弯弯这种丝毫没有杀伤力是小狗的她可,爱不释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