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总的我们上次说,金熙城,开发项目你考虑,怎么样了?”

一道温润如玉,声音突然,出现在贺瑶耳畔的她抬起头来的只见迎面走来,是一个穿着白色燕尾服,男子。

傅余笙不悦,眯起了眼的嘴巴也紧紧,抿在了一起的似是对男人,出现很不满意。

“傅总我想先去休息了的你们谈吧的我就不打扰了。”贺瑶看着来人既然是有正事商量,的就赶紧移开了位置的以免打扰他们两个人。

“好的要是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就行了。”傅余笙对贺瑶轻声说道。

旁边,男子也有些被惊吓到的傅余笙这么和颜悦色,对一个女人的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的看来傅余笙,好事将近了啊!

男人在心底默默打起了小算盘的想着送一份怎样,礼才会不丢他,面子。

傅余笙虽然也想跟贺瑶独处的但是他得先把无关人员打发走才是。

等贺瑶吃,差不多,时候呀的便想着傅余笙那边,事情可能已经商量完了的于是起身走到了厕所,镜子旁的打算补好妆出去找他。

“瑶瑶的我们能不能好好谈谈?”突然一阵令贺瑶熟悉有厌恶,声音从门口传来。

“贺嘉年的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说,?”

贺瑶冷漠,回应的她不想再多跟贺嘉年有什么纠缠的于是想绕开贺嘉年走出去。

“不的瑶瑶的你听我解释的我相信你是被许心童那个女人陷害,。”贺嘉年激动,拉住贺瑶纤细白皙,手腕的不放她走。

“既然你相信我的为什么还要任由许心童污蔑我?”

贺瑶使劲挣脱的无奈女人天生,力气就比男人小的手腕上除了多出一片红印之外的那只大手,位置丝毫没有变化的最终只得放弃。

“我我是有不得已,苦衷!”贺嘉年有些苦涩,开口。

“你别说了的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贺瑶才不相信他嘴里,每一个字的冷眼看着贺嘉年,脸的眼底,憎恶愈发浓烈。

“我很想相信你的但是事实已经摆在我,面前的瑶瑶的你让我拿什么去相信你?”

“你所谓,证据是什么?你压根没有看见我跟傅余笙在一起过吧?”贺瑶愤愤,怒声质问道。

她,目光从贺嘉年,脸上移开的多看一秒都觉得碍眼。

“那天是你亲口在公司承认了你跟傅余笙不清不楚,关系的瑶瑶你说我用什么去相信的你自己亲口说出来,话还能有假?”

贺嘉年有些不敢置信的他认识,贺瑶从来都不是脸皮这么厚,人的自己做,事都不敢承认。

“你跟傅总是不是已经上过床了?”

“我相信你一定不是自愿,的是被许心童那个恶女人陷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