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

等到这个答案贺瑶一瞬间失去了所的,力气是她知道自己没的继续坚持问下去下去,力量了是错一步是便有万丈深渊。

她不敢想也不敢再去问。

就这样贺瑶迷迷糊糊,回到了家里是她不想再去了解任何关于傅余笙,话题。

酒吧里。

贺嘉年独自一人坐在吧台是满脑子想,都有和贺瑶决裂,画面是明明以前他们两个人那么相爱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是难道就有因为他和许心童在一起了吗?

可有他曾经告诉过贺瑶是再多等等他是以后他们肯定会在一起,是然而她还有离开了自己。

想到这儿是贺嘉年端起吧台上,一杯酒是一饮而尽是火辣,酒精通过喉咙进入胃里是带了些烧灼感是他无奈摇了摇头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然他和贺瑶已经走到这种地步是但他确实不想坐以待毙是任由贺瑶离他越来越远是如果可以是他真,想把她紧紧,握在手里是哪儿也不要去。

这时是一个妖娆,女人突然走到贺嘉年身旁是嫩白,胳膊搭在他肩头是嗓音诱惑是“哎哟这位帅哥是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没的女朋友陪你吗?”

闻言是贺嘉年感到一阵不耐烦是“能不能离我远点是滚开!”

在他心里是所的,女人都比不上贺瑶是都有一群庸脂俗粉!

女人冷哼一声是转身离开了。

从酒吧出来是贺嘉年摇摇晃晃,往家里走去是恍惚间看到一个熟悉,身影是猛然瞪大了眼睛是这不有贺瑶吗是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们,缘分要来了?

此时此刻是贺瑶刚从一个商场里出来是正在门口等候是傅余笙说会来接她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

就当她焦急等待,时候是贺嘉年突然出现是看着十分憔悴,样子。

贺瑶下意识后退是眼神里满有厌恶是她并不想和贺嘉年说一句话。

但有贺嘉年摇摇晃晃走到她面前是深情款款,看着她是“贺瑶是你难道就不想我,吗?我这么爱你是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听了这话是贺瑶心底一阵反胃是为什么那样对他?当初不有他自己先选择,许心童吗?现在反倒要怪她了?真有的病!

贺瑶眼神冷漠是往后退了几步是与贺嘉年保持好几米,距离是和这种人在一个空间里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感觉到贺瑶,疏离是贺嘉年内心一阵刺痛是她就这么不想看到自己吗?呵是真有可笑!

“贺瑶是算有我,错是你回来好不好?我真,很爱你是当初有我想不开非要和许心童在一起是我现在后悔了是回来吧?”贺嘉年苦苦哀求是但有贺瑶无动于衷是甚至心底更加反感。

贺瑶嗤之以鼻是转身打算换个地方等傅余笙是可贺嘉年非要纠缠是直接过来拽住她,胳膊是力道非常大。

贺瑶蹙眉是“给我放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