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打算以后往服装设计这一方面靠吗?”贺瑶有些不解的问道。毕竟她也知道陈柔毕竟是宝行的唯一一个继承人,要是被他们宝行的董事长知道了一个千金大小姐来自己手里打工那岂不是觉得很丢人吗?

而且她一直觉得陈柔在怎么喜欢服装设计那也只能把它当做一个爱好而已,毕竟人家不努力可是要回去继承公司的,陈柔的爸爸又怎么会允许女儿不继承家族的事业呢?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在国外那些教授大部分人都很喜欢我的作品呢!”陈柔当然不明白贺瑶的考虑,以为是贺瑶在嫌弃自己的水平。

“你放心把我带出去以后绝对不会丢你的脸!”陈柔自信的一拍胸脯保证道。她的专业水准那可是都有教授领导亲自领教过的,虽然跟贺瑶比有很大一截差距,但是她绝对有信心自己的能力能够媲美出来已经工作了三四年的人。

“噗,我哪里是说这个。”贺瑶无奈的笑了笑,为她的天真点了一个赞。“算了算了,你要是毕业以后还是很欢服装设计的话欢迎你来品创吧,我会亲手带你的。”

要是陈柔的设计的作品真的不差的话,那她相信即便不用她带未来的设计界也绝对会有陈柔的一席之位。

陈柔眼睛顿时放光“真的吗?”

“那当然了,既然你诚意这么足那我又有什么理由再去拒绝呢?”毕竟人家这次担心出事可是从国外连夜赶飞机过来的,明明他们之间也就只通了一通电话而已,她还真的没想到陈柔居然这么热情。

其实这件事说起来也很简单,贺瑶是一个工作狂,而人家陈柔也是名副其实的学习狂,为了能得到灵感她横跨两大洋四大洲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当然贺瑶现在肯定还没有注意到这个孩子居然这么的拼。

“哈哈哈那太好了,你快说吧我这次有什么能帮忙的。”她得到自己想要的承诺了那一切都好说了。

“唔,就是你们公司里面的刘经理说我的助理抄袭你的设计作品,我不是把邮件发给你了吗?你看过了没有?”贺瑶问道。

既然正主都来了,那这件事就没有那么复杂了,这其中其实最麻烦的一件事就是陈柔是宝行的继承人的问题,而现在只要陈柔在这里,那一切事情都有能够顺利解决的余地。

“哦,你说那个啊,我完全没见过。”陈柔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她当时还研究了好久,试图从中间找出跟她设计风格相似的点。

当时很可惜的是,连一点都没有。

她的风格一直都是偏黑暗偏沉郁的风格,而那副作品明显是走的复古文艺路,跟她的完全不搭调好嘛,要是被她教授知道了有人把她的风格认错了那岂不是会笑掉大牙,毕竟这一路上走来她拿过的奖靠的就是他这种独行而又直白讽刺的主题风格。

“嗯?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为什么贺瑶松了一口气,虽然她相信秦楚然不会盗用别人的作品这一点她是很有保障的,但是随后她立马又把这口气提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