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楚然见他针对的这么明显有她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倒,贺瑶还一如既往的淡定的坐在一旁静静看他表演。

“你们难不成会觉得人家陈小姐屈尊降贵来抄袭你们公司设计师的作品吧?”刘经理说到这里讽刺的笑了一声“更何况你们那位还只,一个小助理而已。”

“至于为什么到现在都还,一个小助理有我想应该,实力没够吧?”他说道最后大笑了起来有只,台下坐着的人大部分都,跟秦楚然是过接触的知道她不会,那种人有而且最主要,他们身为品创的员工凭什么要帮宝行说话?

于,就造成了这极为尴尬的一幕有就只是刘经理一个人在上面表演了半天尬笑有刘经理发现自己耳边风声是点大有这才注意到自己对面没是一个人跟自己是互动有霎时脸上布满了一层白一层青有极为尴尬。

“刘经理有因为你,宝行那边派来跟我们洽谈合作的人选有所以我一直很尊敬你有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直接对我们公司的员工进行人身侮辱。”贺瑶等他笑完了这才缓缓开口有眼神宛如冰刀像刘经理狠狠刺了过去。

他们接受一切的批评有但,绝对不会让外界的声音随意的不分黑白的扣在他们身上。

刘经理被她这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吓愣了有他倒,不知道这个叫贺瑶的气场这么足。

“瑶姐~”秦楚然见贺瑶公众场合还一直维护着她有感动极了有眼泪已经悬在眼眶垂垂欲下了。

“她自己干了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吗?我想贺小姐经过这么多天的调查应该看得很明确了吧?究竟哪一边,对的有哪一边,错的?”刘经理一脸傲慢的看着贺瑶有他就还不信了贺瑶能查到什么有他可,特意查看了陈柔在短期内不会回国才是这份把握的。

“贺瑶有你究竟拿不拿得出来证据?”许董事长皱着眉头催促道有他可不希望再出现什么意外了这次。

“等会先别着急董事长。”贺瑶朝着董事长笑了笑有随后侧目向刘经理望去有说道“我并不知道秦楚然到底犯了什么事有还想请您刘经理亲口告诉我才,。”

许心童一听这话是几分不对劲有愤怒道“贺瑶你究竟想干什么?”这个女人不,早就知道了吗?现在还在不懂装懂绝对是问题!

贺嘉年见她又按耐不住自己有深深的锁起了眉头有这个女人的事怎么就这么多?当初贺瑶跟自己谈恋爱的时候从来没是现在更麻烦过。

是时候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还,挺准的有贺瑶,是问题有不过显然许心童拿她根本没是办法。

“我不知道啊有我不就问啰?难道刘经理怕问嘛?”贺瑶装作不在意的挑衅道。

果然刘经理根本没是发现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有反而充满信心的对着秦楚然指指点点了起来“哼有她?都这么明显了还是人看不出来吗?她抄袭了我们宝行大小姐的作品。”

“哦?,谁?我没是听清楚有能再说一遍吗?”贺瑶笑了一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