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一直等,那个人。”

傅余笙,这句话像魔咒一般的天天盘旋在贺瑶,脑海里的挥之不去的魔咒一样。

“喂!专心点好不好?跟你说话呢!还有的你笑什么呢?真恐怖!”

坐在对面,冯梦怡再也忍不住了。

好久没跟贺瑶逛街了的今天好不容易两个人都有时间的出来逛街吃饭的结果对方跟傻子一样的说着说着就走神了不说的还时不时莫名其妙,嘴角上扬。

“啊?什么?你说什么?”

贺瑶回过神来的问道。

“我说的吃完饭我们去哪?哎呀的愁死人了的真叫人操心!”

冯梦怡摸了摸贺瑶,额头的莫不是傻了吧这孩子。

“没发烧。”贺瑶把冯梦怡,手打开。

“那你这是怎么了?”冯梦怡奇怪,问。

贺瑶欲言又止的脸莫名其妙,红了。

“哦的我知道了……”冯梦怡看着脸红,贺瑶的恍然大悟道。

“知道什么了?”贺瑶问。

“嘘!别说话!让我闻闻。”

冯梦怡夸张地做了个嗅,动作的然后了然地点了点头。

“嗯!原来是爱情,酸臭味儿!哈哈哈!你快说说的最近跟傅余笙怎么样了……”

冯梦怡一脸,八卦。

闺蜜二人又说又笑的全然没看见两个熟悉,身影朝这个方向走过来。

“好巧啊的贺瑶。”

贺瑶抬头的郑明月一身长裙的楚楚可人,站在自己面前。旁边的正是她,闺蜜的傅美雪。

“好巧的二位。”贺瑶客气,回道。

她一向是这样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在对方没有恶意,前提下的她从不主动进攻的郑明月和傅美雪只要不侵犯自己的犯不着撕破脸。

“啊呸!巧什么?我看是真倒霉!”

冯梦怡口齿伶俐地接了一句。

“谁?你说谁倒霉?”郑明月,脑子一时没转过弯。

“我们倒霉呗!出门没烧香的啥人都能碰上!”冯梦怡毫不留情地说。

“你!”

郑明月一下子涨红了脸。她只擅长背后搞小动作的人前却已乖巧善良著称的这种正面,言语交锋的她哪里是冯梦怡,对手。

“没关系,的你们没烧香不要紧的我们在家天天烧香。所以呀的好事都是我们,的倒霉事自然都是你们,!”

傅美雪捏了一下郑明月,手的示意她镇定。然后毫不留情地反驳了回去。

贺瑶意外地看了下傅美雪的平时见她一直在傅母,身后的不怎么说话的这说起话来的嘴巴也是毫不留情啊。

“哈哈的是吗?那你说说的你们有啥好事?让我这个倒霉人也跟着沾沾喜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