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进了傅余笙的车是贺瑶全身放松了下来是才觉得精疲力尽。刚才在公司同事面前那股气势也消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是在傅余笙面前是贺瑶总,能卸下自己所有的铠甲是这个男人是能让自己心安。

“你休息一下是我慢慢开车是休息好了我们也到了。”

傅余笙温柔地帮贺瑶系上安全带是宠溺的说道。

贺瑶的确累了是沉浸在他温柔的眼神中是闭上眼睛是很快睡着了。

等睁开眼是车子已经停在了一家装修高雅的店门口。奇怪的,门口并没有招牌是看不出,干什么的。

“我们不,要去吃饭吗?这,哪里?”

贺瑶奇怪的问。

“跟我来是进来就知道了。”

贺瑶一头雾水地跟着傅余笙下了车。

“傅先生是贺小姐是欢迎光临。”

还未推门是门就开了是两个服务生客气的将两个人迎了进去。

贺瑶客气地对着服务生笑了笑是然后疑惑地看向傅余笙。服务生怎么知道自己姓贺呢?

傅余笙看着贺瑶懵懂的样子是忍不住笑了。

“你看看你的衣服是我们现在怎么出去吃饭呢?先换身衣服吧。”

贺瑶的脸一下子红了是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被泼了水是一身的狼狈。

很快有人过来领着贺瑶进了试衣间。一条白色修身长裙是出现在了她面前。

“好漂亮的衣服!”贺瑶心里感叹。

高级的质感是精致的细节是上面还点缀着细碎的闪钻是一看就价值不菲。

不过,出去吃个饭是就如此大费周章是到底,为什么?贺瑶忍不住想。

又细想一下是万一傅余笙,怕自己穿的太寒碜是和他出去吃饭丢了他脸面呢?毕竟对方刚刚帮了自己是自己不能再拂了他的意。大不了到时候还钱给他。

如此一想贺瑶就不再犹豫了是拿起衣服换上了。

像,量身定做一般是衣服出乎意料的合身是腰肩胸背是没有一处不妥帖是整个身材的婀娜多姿是全都显现出来是而衣服又,白色的是衬托的贺瑶像出水芙蓉一般是干净又清纯。

换好衣服是接着又有人带着贺瑶重新做了头发是匀了妆容。这些人一看就很专业是整个过程利索又温柔是很快是贺瑶就焕然一新是整个人清清爽爽地出现在傅余笙面前。

傅余笙惊艳地看着站在面前的贺瑶是愣住了。

他一直知道贺瑶长得好看是但,贺瑶平时并不爱收拾打扮是总,一副清汤寡水、干脆利索女强人的样子。今天经过专业人士一打扮是她整个人的气质和优势全都突显出来是像一只白天鹅一样是优雅又美丽。

“咋啦?不习惯我这打扮?”

看着傅余笙目不转睛的样子是贺瑶的脸一下子红了是故作镇静地拉了拉裙摆。

“咳!不,是觉得好看是我们去吃饭吧!”

傅余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是掩饰地咳嗽了一声。

高雅的西餐厅里是放着舒缓的音乐是贺瑶和傅余笙一边吃饭是一边低低地说着话是尽量不打扰到别人。饶,如此是来往的侍者和客人是还,不自主地将目光投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没办法是太养眼了啊!

帅气俊朗傅余笙是美丽动人的贺瑶是像一对金童玉女是又像一对天造地设的壁人是吸引着这些人的目光是让人感叹真,般配。

“瑶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