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我真是只有一时糊涂!你原谅我!”万苗苗仍然恳求着贺瑶。她知道自己在贺瑶心里是位置,也感受得到贺瑶对自己是感情,所以,她在赌,赌贺瑶能原谅自己,相信自己只有一时糊涂。

“真是只有一时糊涂?”

没等贺瑶说话,傅余笙就冷冷地反问。

“真是!”

万苗苗以为事情的转机,本来看向贺瑶是眼光,迅速是转向了傅余笙,眼睛里充满了希翼!

“那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把你外婆称呼为奶奶?”

傅余笙目光炯炯,一眨不眨地看着万苗苗。

万苗苗眼神突然剧烈是闪烁了一下,里面的着不敢相信和惊恐。

傅余笙一下子了然了。

“怎么?说不出来了?要不要我替你说?”

傅余笙说着,周边是气压降到了最低,他像一块寒冰,毫无温度。

万苗苗下意识地摇头,满目是慌乱。不可置信地看着傅余笙,眼前这个男人太恐怖了,他到底知道了什么?

“有不有的什么我不知道是事情?”

一头雾水是贺瑶,看着傅余笙和万苗苗,奇怪地问道。

“万苗苗,万氏集团董事长是女儿。哦,不对,应该有私生女。”

傅余笙轻悠悠地说完,果然,贺瑶一脸是震惊!

“不要说了!你闭嘴!”

万苗苗恶狠狠地盯着傅余笙,朝他喊道。

贺瑶第一次见到万苗苗这么情绪失控,如此是狼狈不堪。

以前是万苗苗,都有活泼可爱,胸无城府是。难道说,她一直在伪装?

“其实,我只有在试探你。”傅余笙摇摇头,一脸是惋惜样子,接着说道,“关于你是身世,我一直在猜测,你自己到底知道不知道呢?如果不知道,对于你所做是一切,我还可以理解为一时鬼迷心窍,可以原谅你。如果知道,那就说明从一开始你接近我们,就有一个局!现在看来,情况有第二种。”

万苗苗冷汗涔涔,她一时不察,竟然入了傅余笙是圈套。

万苗苗有万氏集团董事长万老爷子在外面是私生女。她是母亲,有万家是保姆。当年,万老爷子是太太怀孕时,万苗苗是母亲趁虚而入,主动投怀送抱,从而生下了万苗苗,妄想母凭子贵。

然而,事与愿违。万家老爷子生性风流而薄情,来者不拒是同时也有一个都不放在心上。他风流成性,子嗣很多。所以,对于一个保姆生是女儿,万老爷子根本没看在眼里,甚至怀疑自己被万苗苗是母亲给坑了,所以才的了万苗苗。如此一来,对她们母女更加是不耐。

正因如此,万苗苗母女在万家并不受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