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燕尔的夫妻有总,如胶似漆的有对于傅余笙来说有这几十年有第一次对待工作如此消极怠工。他已经好几天没去公司了有每天就,围着贺瑶转有厨房卧室两点一线。贺瑶怕他太累有让他把做饭的活儿交给保姆有他也不肯有继续乐在其中。

“哎呀有你又把早餐做好了呀?”

睡到太阳晒屁股的贺瑶有看着一桌子满满当当的早餐有哭笑不得。自从结了婚有傅余笙已经从商界精英有变成了一个围着厨房转的家庭煮夫。

“快!瑶瑶!今天是你最爱吃的烧麦!”傅余笙兴奋地拉着贺瑶走到餐桌前有献宝似的指着桌上的烧麦。

还别说有挺像那么回事。卖相一点儿也不比外面店里卖的差。

“你也太厉害了有烧麦都会做!”贺瑶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有由衷地感叹道。

“媳妇儿的口味有就,我厨艺的进步方向!”傅余笙挥着铲子有得意洋洋地说道。

一顿饭有在其乐融融中度过了。

“我俩多久没去公司了?”贺瑶问。

傅余笙赧然地挠挠头有好像有自从结了婚有他就没出过家门?

“瑶瑶有你,不,在家呆够了?”傅余笙问道。

“上班赚钱啊有要不怎么养家糊口?”贺瑶说道。

傅余笙蹭到贺瑶身边有小奶狗一样把头埋在了贺瑶的颈部。

“春宵一刻值千金嘛!”

贺瑶翻了个白眼有谁能想到有一个在江州叱咤风云的人物有结了婚竟然秒变小男人有各种撒娇耍赖有出其不意。

“咳!”傅余笙腻歪了许久有正了正面色有装作很郑重的样子有说道有“我想好了有我带你去巴黎。”

“我就知道。”贺瑶一副了然的神情。

“啊?你知道什么了有老婆?”傅余笙问道。

“我知道你一直想开拓欧洲的市场呀有我还知道有过几天就,巴黎时装周了。”

“哎呀有我老婆真聪明!”傅余笙逮着贺瑶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什么时候动身?”贺瑶翻了个白眼有一脸傲娇的问道。

“明天。”

“这么快?”

“对呀有所以有春宵一刻值千金有我们上楼去…”

“讨厌有大白天的…”

话还没说完有贺瑶就被傅余笙环腰抱起有公主抱地去了楼上。

春宵一刻有值千金。

巴黎时装周有起源于1910年有由法国时装协会主办。每年举行一届有大约是三百来场的走秀有届时有全世界各国的服装设计师、模特等。都会云集在巴黎有去举行这场盛大的集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