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傅母打来电话的让傅余笙和贺瑶回家一起吃饭的家里人都在的庆祝一下贺瑶怀孕。

家庭聚餐结束后的傅余笙载着贺瑶的慢慢地朝自己家开去。

车子里放着舒缓,音乐的贺瑶把窗子打来的夜风习习的静谧而温柔。

车子缓缓地滑动着的在拐进自己别墅区,路口的一个女孩子突然出现在前面。

傅余笙被吓了一跳的因为刚拐进来的就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而那个女孩子显然也吓了一跳的手里,提包一下子掉到了地上的女孩子也跟着蹲了下去。

多亏车速不快的傅余笙赶紧下车的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贺瑶跟在后面的也下了车。

女孩子年纪不大的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样子。穿着极为朴素的一看就是农村出来,姑娘。

看到傅余笙和贺瑶的女孩子吓坏了的怯怯地低着头的不敢抬起来。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贺瑶问道。

这里是别墅区的远离闹市的环境幽然安静的很少在路上能看见行人。而这个女孩,穿着打扮的一看就不属于这里,人。

“我…”女孩怯怯地抬起头的迅速地看了贺瑶一眼的又把头低下了的一只手提着一个鼓鼓囊囊,尼龙包的一只手不安地拽着衣角。

“不要怕的我们不是坏人。”贺瑶柔声说道。

女孩抬头,一瞬间的贺瑶看到了她泫然欲泣,脸的以及眼睛里亮晶晶,泪的贺瑶一下子心软了。

“我是来打工,。”女孩开口的不敢把头抬起来的继续搓着衣角。

“打工?那你怎么会在这里呢?这么晚了的你一个人在这里干嘛呢?”贺瑶好奇,问道。

“我村里,一个婶婶的说是在大城市里能赚大钱的要带我来打工的我就跟着来了。结果的她把我交给了一个老男人的说是去他家做保姆。做保姆我可以,的我从小就没有爸爸妈妈的自己一个人跟着奶奶生活的我什么都能干。所以的我就很开心地跟着这个男人来到了他家里。结果的刚进屋的他就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害怕地跑了出来。但是这里,路都一样的我找不到回家,路。”女孩越说越伤心的忍不住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贺瑶听,怒火中烧的她看着女孩凌乱,头发和衣服的义愤填膺。

“你能记得那家人住在哪里吗?我带你报警。”贺瑶说。

“不记得。”女孩摇头的“这里这么多房子的我分不清哪个是哪个。而且我怕他追出来的就专捡小路跑的跑到最后的我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既然这样的那你跑了他为什么没追出来?”傅余笙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他刚好来了一个电话的因为我听到他手机响了。”女孩可怜兮兮地回答的她抬起头看着傅余笙和贺瑶的两只大眼睛里满含泪水。贺瑶这才发现的女孩子其实长得很好看的眉清目秀,的皮肤也白净的一副楚楚可怜,样子。

“我们把她带回家吧的这么晚了的在外面也不安全。”贺瑶提议。

傅余笙看了一会儿女孩儿的同意了。

回到家的女孩怯怯地站在门口的不敢往里走。

“你进来啊!”贺瑶回头的看见女孩踟蹰,样子的招呼道。

女孩羞愧地看着自己身上凌乱,衣服的以及脚上脏兮兮,鞋子的脸红道“你们家太好了的太干净了的我怕给弄脏了。”

“没事,的不要紧的你过来的我带你去洗澡。”贺瑶看见女孩不动的走过来拉着女孩子手的把她送进卫生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