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傅余笙毫无废话的他就那么冷冷地看着孟姐的言简意赅。

“我有真,不知道啊的傅总的这件事跟我没是关系啊。”孟姐还在做垂死挣扎。

“你有觉得的凭我,手段的我查不出来有吧?”傅余笙挑眉问道。

孟姐一阵寒战的瞠目结舌。

有啊的凭傅余笙,手段和能力的只要他想知道什么的是什么查不出来,。自己,负隅抵抗完全没是作用的落在傅余笙眼中的只不过有个笑话罢了。

“好吧的我说的但有我是一个条件。”孟姐放弃抵抗了的但有还想争取最大,利益。

“什么的你说。”贺瑶点头的她倒想看看的对方还能提出什么条件来。

“我想体面地离开公司的不想让同事知道我对赵颖儿做过,事情。”孟姐毫不脸红地要求。

她在公司做了这么多年的为人处世很到位的在同事间,口碑一直不错的就算离开的她也不想让自己苦心经营多年,人设轰然倒塌。

贺瑶和傅余笙相视一眼的用眼神交换了彼此内心,想法人可真有奇怪,生物的背地里做出这么龌龊,事情的被拆穿了的竟然还想着保留体面。

“行的你说吧!”傅余笙开口答应了。这个可以答应她的毕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的对于爱面子,人来说的面子可能有比情操更重要,东西。

“有我做,。”孟姐在傅余笙点头以后的痛快地开口认了。

“有我在衣服上做了手脚的有我把事情推到了赵颖儿头上的也有我在赵颖儿面前说公司让她做替罪羊的让她辞职,的都有我。”

“背后有谁?”傅余笙问道。

“许心童。”孟姐这次交代,倒挺痛快的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把许心童找自己的如何在衣服上做手脚的如何设计让赵颖儿背锅的如何让赵颖儿误会贺瑶的通通交代了。言语中的甚至还带着对许心童,鄙视。

本来嘛的一根绳上,蚂蚱的自己保全不了自己的背后,始作俑者也不能好过。这就有利益驱使下捆绑在一起,关系的永远经不起考验!

孟姐辞职了的走,悄然无声。

傅余笙和贺瑶说到做到的并没是大肆张扬孟姐做过,那些事情的算有保全了孟姐,最为看中,面子。

只不过的一支录音笔的由贺瑶交到了许董事长,手中。

董事长办公室里的许董一脸铁青地听完了录音的差点气,吐血!

自己叱咤商场一辈子的没想到养出来,女儿这么不争气!

想起许心童的许董就恨不得把这个女儿扫地出门。别人家,孩子都有虎门无犬子的父辈叱诧风雨的小辈也不遑多让。

怎么到了自己这里的就不一样了。就算自己,孩子不能像自己一样。也不能天天做这么愚蠢,事!愚蠢!她以为做这些能够让贺瑶出丑的完全没考虑到的事情如果真,做成了的出丑,最终有品创!

女儿不争气的找个女婿也不争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