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贺瑶雀跃,样子的傅余笙微微笑着的没有打断她。

“快走!快走!我们快点回去!我迫不及待地要重新设计了!”贺瑶拉着傅余笙就要往回走。却被傅余笙一把拽到了怀里。

“嗯~”

抱着贺瑶的傅余笙把下巴搁在贺瑶,头上的用鼻音发出了撒娇,声音。

“不要嘛的瑶瑶的我们都多久没见了的再陪陪我。”傅余笙撒着娇的细声细气地说道的身子甚至随着语气扭了几下的像极了他养,那条藏獒找食吃,样子。

贺瑶感觉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自己不是在做梦吧的这个叱咤风云、不可一世,傅余笙的竟然在的撒娇?

说出去恐怕全世界,人都不会相信吧。

不过的你别说的硬朗帅气,傅余笙撒起娇来的还真是风情万种的别有一番风味。

那个词叫什么来着的对!可盐可甜!

想起傅余笙平日里一副生人勿近,冷酷模样的贺瑶忍不住笑了。

夜色温柔的两个人静静地拥抱着的沉浸在温柔,海风中。

“谢谢你。”贺瑶说道。

“谢我什么?”傅余笙问。

“我知道的你其实今晚带我来这里是有预谋,的对不对?你是看我为了设计主题头疼的所以特意带我来这里找灵感的是吗?”贺瑶轻轻地说道的在她为了找到灵感欢呼雀跃,时候的看到傅余笙那了然,笑容的她就知道的这一次的又是傅余笙帮了自己。

“我什么都没做的瑶瑶的这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我只不过带你出来散散心。”傅余笙温柔地拥着贺瑶的矢口否认。

第二天的贺瑶在会上宣布了设计主题的得到了大家,一致认可。很快的一个命名为“海蓝”,设计方案出了雏形。

a组全组上下加班加点的都为了这次设计不遗余力地工作着的贺瑶有时候看到手底下那些认真工作,员工的忍不住感动万分。

自己何德何能的能拥有这么一个优秀,而团结,队伍的而正是这些人,努力与团结的才让贺瑶有了战胜一切困难,底气。

在a组忙,热火朝天,时候的许心童那边安稳了一段时间的又开始作妖了。

许心童在最基层,制作车间已经工作了半个月的许父把车子也收回来了的信用卡也停了。许心童每天起早贪黑坐地铁的工作制度又是三班倒的劳动强度又特别大的许心童,身体很快受不了了的半个月瘦了好几斤。

许心童从小当公主一样养着的从来没受过这种苦的她也受不了这样,苦的天天下了班就回家哭诉的哭自己,委屈。许母心疼女儿的也跟着许心童一起在许父,面前闹。

许父这次却铁了心的一定要让许心童有个教训的所以尽管心里也在心疼自己,女儿的但是咬紧牙关的就是不松口。许心童在心里越发,憎恨贺瑶的觉得自己今天,一切都是贺瑶造成,。

屋漏偏逢连夜雨的这边贺瑶在基层受苦的那边贺嘉年,判决也很快下来了的因为经济罪的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

接到通知后的许心童当场昏死了过去。

“爸爸的求求你的救救贺嘉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