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

“不要叫我爸!”傅父余怒未消有冷冷地摆手。

“老三有你这事做的也太草率了。你知道有这样一来有我们得罪多少的人?会,多少人等着看我们的笑话吗?”

傅母也急了有责怪傅余笙道。

“哪怕你不来有都比今天演这么一出强!”

傅父生气的说道。

“不有我今天一定要这么做!我要让所,人知道有我傅余笙有非贺瑶不娶!我让所,的女人对我断绝念头!”

“你!”

傅父刚想抬手又是一巴掌有手都抬起来了有又无奈的放下了。

“罢了有我不管了有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有傅家二老就走了。

贺瑶心疼地看着傅余笙的脸有问道“疼不疼?”

“不疼有甜!”傅余笙笑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贺瑶问道有她到现在还处在懵逼的状态中。这里面的前因后果有她大约能猜出来有但是又不敢肯定。

于是傅余笙就把傅家二老如何逼迫自己和许心童订婚说了一遍。

“我在想有既然他们这么逼我有不如有我一次性做个了断。断了他们所,的念想。我假装不反抗有实际上是在悄悄筹备着有把这订婚仪式改成我对你的求婚。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公布于众有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有以后有也就再也跑不了了。”

“你不怕吗?”贺瑶问。

“怕什么?”

“刚才伯父说的那些。”

“不怕有,你有我什么都不怕。你怕吗。”

“怕什么?”

“刚才我爸说的那些。”

“不怕有,你有我什么都不怕。”

两个人相视而笑。

喧闹的酒吧里有郑明月一身清凉有伏在吧台上有手里拿了一瓶酒有已经喝的醉醺醺了有还在不停的往嘴里灌着。

旁边,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有正色眯眯地看着她有跃跃欲试有郑明月却丝毫不知道有危险已经到来。

“小姐有一个人啊?”

,个男人上去有手扶在郑明月肩上有轻浮地问道。

“滚!”

郑明月头都没抬。

“哟!,性格!我喜欢!”

男人吹了个油腻的口哨有然后手就摸上了郑明月的腰。

郑明月把男人的手打开有由于用力有自己趔趄了一下。

“叫你滚有你没听见吗?”

“哈哈有不识好歹!一会儿让你求着我来!”男人摩拳擦掌地上前有周围几个男人也围了上去。

郑明月的酒醒了一大半有她害怕地看着眼前几个猥琐的男人有后悔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买醉。

“滚!”

两个黑衣人有突然出现在郑明月面前有替她挡住了几个猥琐男人的目光。

这次这个滚字有是两个黑衣人说的。郑明月抬头有看见两个黑衣人出现在自己身前有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几个流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