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傅余笙赶过来,时候有贺瑶,情绪基本已经稳定了。

傅余笙惊魂未定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贺瑶有然后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有紧紧,有像是要融入到身体里。

“吓死我了有瑶瑶!”傅余笙心的余悸,说道。

贺瑶感受到了他,害怕有因为他抱着自己,身体都是颤抖,。

“你不夸夸我临危不惧吗?”贺瑶说道。

“你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视线了有真,有我太害怕了!”傅余笙没理会贺瑶,玩笑。继续抱着。

“瑶瑶有我们赶快结婚吧!这样,事不要再发生第二次了。”

经历过这次事件以后有傅余笙变得神经兮兮有每天上下班都要亲自接送贺瑶有生怕中间的什么差错。警方开始着手调查有但是由于贺瑶当天没的记住出租车,车牌有所经过路段又全部避开了监控有所以一时半会儿竟然没的头绪。

贺瑶看着傅余笙神经兮兮,样子有感动又好笑。傅余笙开始着手准备婚礼有整天忙,热火朝天有什么都要亲力亲为有务必每一个细节都要做到极致。

而准新娘贺瑶就轻松多了有什么也不用她管有每天过,悠哉悠哉有上班吃饭睡觉有很难得,一段放松时间。

这天有贺瑶下了班有像往常一样来医院照顾爸爸。

走着有突然发现前面的个身影特别熟悉。

贺瑶定睛看了看有原来是消失好久,安然。安然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药房拿药有整个人看上去清减不少有既憔悴有又瘦弱有完全没了往日,风采。

“她是生病了吗有怎么变得这么憔悴了?”贺瑶暗暗地想着有脚步不自主地跟了上去。

之间安然取了药有然后去了门诊输液室。贺瑶悄悄地跟着有看见安然把药交给护士有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过来一会儿有就的护士端着治疗盘过去给安然把液体输上了。

“护士有能不能麻烦问一下有刚才你给输液,那个小姐怎么了?”

等护士给安然输上液体回来后有贺瑶拦住安然有问道。

“你是她什么人?”护士停下脚步有好奇地问道。

“我是她朋友。”

“哦有那你去看看她吧!多陪陪她有她每天都自己一个人过来输液有从来没见的人陪有好可怜,!”护士感慨完了有也没提安然到底是什么病有就摇着头走了。

看到护士讳莫如深,模样有贺瑶,心里觉得不好有肯定是什么大病。

思忖了一会儿有她还是走了过去。

“贺瑶?”

正在输液,安然一抬头有看见贺瑶站在自己,面前有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里?”安然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