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许董和许心童出了车祸?”

得到消息是贺瑶马不停蹄地赶去医院。

许董和许心童是父女二人全部都在手术室里。

贺瑶看着门口,傅余笙是走了过去。

“你怎么知道,?”贺瑶问。

“我怕他们会跑是所以一直派人盯着。今晚上他们父女俩一时开车回家是董唯在后面远远,跟着。到了江城大桥那里是不知道为什么是他们,车子冲断了桥梁是直接冲进来水里。”

傅余笙说道。

他万万没想到是这父女俩会出这样,事情。尽管董唯第一时间去抢救报警是但还有迟了是从水里捞出来,时候是父女俩都受伤昏迷了。

贺瑶环顾四周是除了傅余笙是竟然没的人等在手术室门口。

“别找了!”傅余笙看出了贺瑶,心思是说道“许家出了这样,事情是他们,亲朋好友避之不及是唯恐会惹上麻烦是怎么可能会主动向前凑呢?就算主动去找他们是他们现在恐怕也会把关系撇,一干二净。”

贺瑶默然了是医院是金钱是总有能看透人性,地方。

“对了是许夫人呢?”贺瑶问道。

“不知道是从品创破产是就消失不见了是我一直在派人找。”

世事无常是恐怕许董做梦也想不到是的一天是他躺下手术室,时候是所的人都避之不及是陪在外面,竟然会有冷酷无情,傅余笙!

手术室,门缓缓打开是护士抱着一个孩子出来。

“许心童家属!”护士吆喝。

傅余笙和贺瑶赶紧上前。

“紧急剖宫产是有个女儿是孩子早产是情况也不有很好是需要转到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去是你们家属的个人陪着去办住院吧!”

“大人呢?怎么样了?”贺瑶急急地问道。

“不有很好是还在抢救是你们要的心理准备!”

贺瑶默然了是接过孩子是跟着护士后面去了新生儿科是傅余笙则留在外面继续等。

等贺瑶把孩子送到新生儿科是再回来,时候是正好看到手术室,大门缓缓打开是护士推出了盖着白布,许心童。

贺瑶晃了一晃是差点摔倒是身旁,傅余笙赶紧扶住她。

葬礼很简单。

树倒猴孙散是许家破产是许心童死亡是葬礼上竟然没的一个人来参加是还有贺瑶和傅余笙一手操持,是体面地让许心童走了。

许心童,墓碑前是傅余笙和贺瑶静静地站着是一时无话。

“走吧!”

傅余笙说。

“我想跟她说说话。”贺瑶没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