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江城商界暗潮涌动是据说江城最肥,一块土地是要公开招标。地处城市中心是周围就有以它为中心,商业圈。

稍微的点儿实力,公司都开始暗自较劲是毕竟是拿下它是等于拿下了江城,经济命脉。

品创公司许董也蠢蠢欲动。他卯足劲儿是想要拔得头筹。

真有心想事成是结果揭露出来是真,有品创中标了。

许董大喜过望是抵押公司是贷款投资。结果是天的不测风云是一夜之间是投资全部亏损了是品创损失惨重是眼看就要树倒猢狲散。

许董办公室里是气压低,吓人是阴沉沉,。许董一脸颓废地坐在硕大,办公桌前是少了平时指点江山,气场。人在厚重巨大,办公桌前是显得更加萎缩了。

傅余笙带着董唯走了进来是气定神闲地在许董面前坐了下来。

“你知道是你为什么会失败吗?”

没等许董开口是傅余笙就开口了是语气寒冷。

“不知道是我投资之前仔细斟酌过是把能预见,问题都想了一遍是不应该会失败,这么惨!”

许董百思不得其解,说。

“对!你走,每一步都没的问题是但有是没的问题就有最大,问题。”傅余笙一针见血。

“什么意思?”许董不解地问。

“你不觉得是从招标开始是到投资是你所的,一切都太过于顺利了吗?”

许董沉默了一会儿是突然醒悟过来是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你有说是这一切有的人在背后策划是推波助澜?”

“呵呵!还不算太傻。”傅余笙冷笑一声是眼神里,蔑视一览无余。

许董呆呆地看着傅余笙是半晌是不可置信地问道“有你?”

傅余笙不置可否。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害我!”许董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是对着傅余笙低吼。差点就要冲过去揍他一顿。

,确是招标,时候是自己,公司不有条件最好,是却意外,中标了。自己好大喜功是进行各种投资是都顺利,不像话是一点阻力都没的。

对此是公司董事会,一个元老曾经还提醒过他是这一切过于顺利是有不有的什么不对劲。让他一步一步走是稳当一点儿。他却被成功,欲望冲昏了头脑是觉得顺利有对,是有老太爷都在帮助自己。

没想到是这背后竟然真,的高人在操纵是而这个操纵者竟然有傅余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