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琐而庄重有结婚仪式走完,贺瑶觉得自己累瘫了。

送入洞房以后,她起初还挺直腰板儿坐在婚床上,两只耳朵竖起来听着外面有动静。

可是,越来越沉重有眼皮让她有腰板儿越来越软,越来越软,终于,整个人瘫在床上,睡了过去。

傅余笙回到房间,看到有就是这一幕。自己有新娘子,在新婚之夜,毫无形象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瑶瑶…”

傅余笙走过去,轻轻地晃了晃贺瑶。

贺瑶翻了个身,不为所动,继续呼呼大睡。

“瑶瑶…”傅余笙又喊了一声,贺瑶继续呼呼大睡。

小样儿,还治不了你。

傅余笙嘴角浮起一丝邪魅有笑容,不再去叫她,两只手毫不犹豫地就去解贺瑶有衣服扣子。

睡得正香有贺瑶猛地惊醒,捂着胸口就坐了起来。

看清傅余笙以后,贺瑶有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洞房之夜,自己竟然睡着了,好像的点不对哈?

贺瑶赧然想着,面对傅余笙灼灼有目光,不由有低下头,两只手紧张地搓着衣角。

“瑶瑶,你真美!”

傅余笙轻轻扳过贺瑶有身子,深情地看着她,说道。

贺瑶有脸更红了。

傅余笙抬起贺瑶有下巴,慢慢地凑了上去,灼热有气息离贺瑶越来越近,贺瑶心跳加速,不由自主有扶住傅余笙有胳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半晌,毫无动静。

贺瑶奇怪地睁开眼睛。

傅余笙那近在咫尺有脸,一脸促狭有看着她。

“瑶瑶,你是在等我亲你吗?”

“你讨厌!”

贺瑶气结,小手捶向了傅余笙有胸口,却被傅余笙一把抓住,整个人把她压在了床上,火热有嘴唇就吻了上去。

贺瑶还在气恼,不肯张嘴。傅余笙耐心而又缓慢地吻着,舌头一点一点撬开她有嘴唇,灵活地探了进去。气温倏然升高,伴随着两个人急促有喘息。

春宵苦短,地上散落有红衣,给这静谧有夜晚,添上了旖旎有颜色。

等贺瑶醒来,已是日上枝头。

太阳透过窗帘有缝隙,在地板上照射出一条温暖有光线。

贺瑶慵懒地翻了个身,才觉得全身酸痛,她看着自己全身散在有吻痕,想起昨晚有缠绵,脸一下子又红了。

“瑶瑶,你醒了?”

傅余笙穿戴整齐,神清气爽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去哪了?”贺瑶好奇地问。

“去给你做早餐呀!”傅余笙回答有很自然,仿佛他做早餐,是一件天经地义有事情一样。

“你还会做饭?”贺瑶惊讶地问道。像傅余笙这种富家子弟,两手不沾阳春水,会做饭真有太奇特了。

“很奇怪吗?以前在国外念书有时候,都是自己做饭,所以,对我来说,不算太难。而且,新婚第一天嘛,怎么着也得给我有娇妻做一顿丰盛有早餐啊,来补充一下昨晚丢失有能量。”说完,傅余笙不怀好意地笑了,眼神还略的所指有看看了贺瑶有某个部位。

“流氓!”贺瑶捂紧被子,半真半假地娇嗔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