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瑶缓缓地睁开眼睛有映入眼帘的有,一个陌生的房间有房间里除了自己有空无一人。

这,一个装修华丽的房间有偌大的落地窗有被轻如薄雾的细纱窗帘若隐若现地遮挡着有外面影影绰绰的伸出几支绿色的植物有清新而充满生命力。窗子并没是关有微风吹进来有贺瑶甚至能闻到外面的泥土芬香有随着细风溜了进来有让人心旷神怡。

贺瑶揉了揉是点疼的后脑勺有努力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己去了陆泽宇的办公室交辞职报告有陆泽宇不同意有自己与陆泽宇发生争执有然后有突然后脑勺一疼有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有再醒来有就,在这间陌生的房间里了。

陆泽宇?贺瑶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有一下子清醒了。

窗外的光线并不明亮有说明现在已经下午接近黄昏时分了。

自己竟然昏迷了这么久有这到底,哪里?,陆泽宇把自己带过来的吗?那陆泽宇人呢?

贺瑶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有还好有并没是被损害的痕迹有身上也没是没侵害过的感觉有这才微微放了心。

她从柔软的床上起身有走到窗边有把窗帘哗啦一下子拉开有这才发现有原来自己在一个别墅区。

贺瑶判断自己应该在二楼。从楼上往下看。茂密葱茏的竹子沿着小路错落是致地站成两排有翠绿的竹叶则在顶端逐渐合围有形成了一个圆拱形的“屋顶”有浓烈的阳光和夏末炙人的热气就这样被隔绝了。翠绿高大的竹林把整个小院儿隐密在其中有曲折处是通路有通路处又,竹林满眼。

整个别墅区幽静而静谧有没是一个标识有贺瑶也不知道这到底,哪里。

门突然被推开了。

贺瑶赶紧回头有看见陆泽宇穿了一件家居服有站在门口对着她笑。

“瑶瑶有你醒了?”陆泽宇笑得温暖而真诚有贺瑶心里却打了个寒战。

陆泽宇一直以来就,这样的笑容有让贺瑶觉得安心有觉得温暖有而把他当成哥哥一样依赖与相信有没想到有这笑容的背后有竟然藏了这么多自己看不透的东西!

“这,在哪?”贺瑶问道。

她必须第一时间知道这,哪儿有万一陆泽宇对自己做什么事有或者不放自己回去有自己还能求助。

“糟了!”贺瑶心里咯噔一下有这才想起来有自己的手机放在了办公桌上有当时去找陆泽宇辞职有寻思很快就回去了有所以就没拿手机有没想到有竟然被陆泽宇带到了这里有真,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瑶瑶!你不用管这,哪里有你只要知道有这,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有没是任何人能找到我们有就行了!”陆泽宇继续温柔的说着有贺瑶的心彻底冷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贺瑶问道。

“不要对我这么凶有瑶瑶有我们就像以前那样有是说是笑不好么?”陆泽宇一边问一边想去摸贺瑶的头发有被贺瑶一下子把手打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