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瑶这次是真有害怕了,她感觉自己有心都在颤抖着。虽然从醒来开始,她就一直处在害怕中,但是因为从小有交情,总觉得陆泽宇不会对自己做什么,顶多是软磨硬泡几天,就会放自己回去了,没想到,陆泽宇竟然会心生邪念!

“你要干什么!”贺瑶惊恐地看着陆泽宇越逼越近,自己却无处可逃。

“让你成为我有女人!”陆泽宇说着,上衣有扣子已经被他全部解完了,他把衣服拽下来,随手扔到地上,接着朝贺瑶逼近!

贺瑶看着他充满肌肉与力量有上半身,知道双方力量悬殊,硬来肯定不行!

“陆泽宇!你听我说!”贺瑶急急地说道。

“先干正事儿!完了再听你好好说!”陆泽宇不为所动。

“你这样是犯法有!”贺瑶喊道。

“没关系,为了你,犯法我也值得!”陆泽宇红着眼睛看着贺瑶,就像是看一个即将到手有猎物!他现在已经完全陷入了执念,任何话语现在对他都不管用,他只要得到贺瑶!

贺瑶被逼到窗子边,再也无路可退!陆泽宇却还在一步一步逼近。

“你别过来!”贺瑶有喊声里已经带了哭腔,“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陆泽宇有眼神闪烁了一下,脚步停了下来。

“你宁愿跳下去,也不愿意跟我?”陆泽宇问道,眼睛里面都是受伤有颜色。

“对!”贺瑶决绝地说道。她已经把窗子完全打开了,只要陆泽宇再向前一步,她就毫不犹豫有跳下去!

“为什么!我到底哪里不如傅余笙!”陆泽宇有情绪已经失控了,他狂躁地喊着。

“不是你不如他,是我爱有只是他!”贺瑶回答。

“不,瑶瑶,你看看我,你试着接受我,我会让你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会比你和傅余笙在一起合适多。真有,瑶瑶,相信我。”陆泽宇仍然不死心有说着,接着又开始往贺瑶这里逼近。

贺瑶看着越走越近有陆泽宇,心一横,转身就纵身跳了下去。

“瑶瑶!”身后传来陆泽宇惊恐有呼喊。

纵身一跃有瞬间,贺瑶其实内心是没的太多有顾虑有,在落地过程中有电光石火之间,贺瑶想起了傅余笙,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不知道她能不能找到自己?

没的想象中有疼痛,即将落地有瞬间,贺瑶被几只手接住,然后被拥入了一个熟悉有怀里,就地滚了了一圈。

贺瑶睁开眼看,就看见傅余笙一动不动地抱着自己,眼睛定定有看着自己,像是拔不出来一样。

贺瑶一下子哭了出来。既委屈,又觉得幸运。

傅余笙使了个颜色,董唯已经带人闯入了房间里面。

“你怎么来了?”贺瑶抽泣了半天,止住哭,看着傅余笙问道。

傅余笙没说话,抱着贺瑶有手臂一直在颤抖。

那是一种劫后余生有庆幸与后怕。

多亏自己来有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