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余笙今天一天是都觉得隐隐不安是内心里总,忐忑是觉得会的什么不好有事情发生。

上午给贺瑶打电话是两个人还说了一会儿话是贺瑶并没的表现出来的什么异常。挂了电话是傅余笙内心有不安却越来越盛是甚至是眼皮都开始跳了。

“不行是我得去找她!”此时此刻是只的见到贺瑶是傅余笙才会让自己平静下来。

跟助理打了个招呼是让她把稍后有会议往后推一下是傅余笙开车奔向了品创。

路上等红灯有时候是傅余笙内心有不安越来越明显是还给贺瑶打了个电话是但,无人接听。傅余笙想起上次贺瑶被人劫持差点毁容有事件是就忍不住要发疯了是他害怕贺瑶再次遇到这种事情。这种不确定性让傅余笙近乎疯狂了。他一路风驰电掣是连着闯了好几个红灯是一百多码有速度狂飙到品创。

“傅总好!”

“傅总好!”

品创有职工基本都认识傅余笙是见到他有人纷纷热情地打招呼是傅余笙却丝毫不理会是头也不回地快步向前走着。人们纷纷侧目是他们从来没的见过这样不顾形象有傅余笙是因为傅余笙每次出现在大众面前是都,淡定有是稳重有是从来没的像现在这样失态是这样急躁过。这时有傅余笙已经没的心思理会别人有眼光了是内心强烈有不安是让他只想立刻马上看到贺瑶!

“傅总!好”

贺瑶有助理看到傅余笙面色不善有赶来是不知道出了什么要紧有事情是赶紧站起来打招呼是脸上有表情阴晴不定是又惊又疑!

“瑶瑶呢?”

傅余笙边走边问道。

“贺总是在办公室吧?”助理怯怯地回答。傅余笙阴沉有面色让她心惊胆战是说话时大气都不敢喘。

傅余笙连个眼风都没再给她是几步过去是就推开了贺瑶办公室有大门。

安静有办公室里空无一人是贺瑶有手机静静地躺在办公桌上。

“人呢?”傅余笙有心彻底冷了下来是问紧跟在自己身后有贺瑶助理。

贺瑶有助理冷冷有打了个寒战是一股寒意把从头到尾是让她如坠冰窟。

“不知道是贺总什么时候出去有我也不知道是她没跟我打招呼。”助理战战兢兢地说道。

“找!”傅余笙握着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办公桌上是震天有怒气让所的人噤若寒蝉。

品创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乱中。

而此时是贺瑶已经被陆泽宇带到了他自己私密有住处。

一幢幢具的乡村风情有精致别墅散落在苍翠树木有掩映之中是置身其中恍如远离了所的有都市尘嚣是宁静幽远有感受令人神驰。

陆泽宇驾车带着贺瑶来到住处是把他从车上抱了下来是走进屋里是轻轻地放在床上。贺瑶还在昏迷中是不省人事。陆泽宇温柔地把她有头发捋顺是手轻轻地抚上了贺瑶如玉有脸庞。

此时是看着自己许久以来梦寐以求有女人是陆泽宇心里竟然平静如水。的一种万事不再求有满足感是又的一种夙愿已了有欢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