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贺小姐,我就不打扰二位了,想必你们之间也有很多话要说,我就先走一步了。”

相亲男礼貌地起身告别,剩下傅余笙对着贺瑶目瞪口呆。

“瑶瑶,我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傅余笙小心翼翼地问道。

贺瑶不说话。

“你不是来相亲的吗?”傅余笙继续问道。

贺瑶还是不说话。

“难道我接到的消息有误?”傅余笙问道,不应该啊。

“你接到的消息是什么?”贺瑶问。

傅余笙一看贺瑶总算开口了,喜不自禁。屁颠屁颠地一股脑地说出来。

“我接到的消息就是你今天要来相亲啊!”

“所以,你是来捣乱的?”贺瑶挑眉问道。

“咳咳,不能这么说,我就是来帮你看一眼,看看对方值不值得信任。我怕你看走了眼,被坏人欺负!”傅余笙强行狡辩。

“哦,那看来我还得谢谢你的好意了,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

贺瑶冷冷地说完,起身也要走,被傅余笙拉住了。

“瑶瑶,别走!”

傅余笙那低沉地、哀求地声音一出口,贺瑶就觉得自己心软了,心底的某个地方被触动了一下,突然痛了一下。她暗自叹了口气,又坐了下来。

“瑶瑶,虽然我刚才是来捣乱的,但是我这几天,真的好想你。”傅余笙看着贺瑶,深情地说道。

贺瑶静静地听着,既没走开,但是也没说话。

傅余笙看着贺瑶的脸色,试探性拉起了贺瑶的手。

贺瑶假意挣脱了几下,然后不动了,任由傅余笙握着自己的手。

“瑶瑶,我想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不止现在,还有以后。我离不开你,我认定你了。所以,如果你跟我一样,也认定了我,也想一直和我在一起,那就让我们不要错过,不要受外界影响,我们一起共同面对所有的困难,好吗?”

傅余笙的这番肺腑之言,让贺瑶动容了。

其实这几天,贺瑶也过的特别煎熬。和傅余笙在一起的各种甜蜜,像电影片段一样,不断地重复在眼前,让她一会儿欣喜,一会儿暗自神伤。

贺瑶思考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放弃这段感情?结果是否定的。

诚如傅余笙所言,两个相爱的人既然都认定了对方,不管前面有多少艰难险阻,都要勇敢的走下去。傅余笙这么想,贺瑶的想法也是如此。

她不过是在等,等傅余笙的结果。刚才傅余笙这段话,与贺瑶所想的一模一样。贺瑶知道,自己赌对了。

“好吗?瑶瑶?”看着贺瑶低头沉默的样子,傅余笙又问了一遍。

沉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