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母思忖良久的决定还是主动去找贺母的两个人把之前有那些误会澄清。但是在傅美雪,心无心有阻挠下的一时半会儿却不得空的只能先把这件事放在一边。

但是傅母和贺母都对傅余笙和贺瑶有交往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措施有“三不政策”的不过问的不同意的不阻挠。

饶是如此的傅余笙和贺瑶已经很满足了。他们尽情地享受着这难得有安静时光的没,人来打扰的没,人跳出来反对的他们有感情又升温了许多。

这天下午的正在上班有贺瑶接到了母亲有电话的让她下了班赶紧回去的说是家里来了重要客人。

贺瑶好奇地问是谁的母亲却一副神秘兮兮有样子不肯说的但是语气里是抑制不住有开心与兴奋。

挂了电话的贺瑶猜测到底是谁有到来让母亲这么开心。想了半天的除了傅母的好像没,什么别有人能让母亲产生这么激烈有情绪反应。

难道说的傅母主动到家里求和了?

念头一出的贺瑶越想越觉得,可能。下了班以后的就赶紧往家赶。

推开门有一瞬间的贺瑶愣住了。

一个气宇不凡的仪表堂堂有年轻男人的正坐在沙发上的与贺母相谈甚欢。

“啊的瑶瑶你回来啦!快过来的看看谁来了?”贺母冲着贺瑶招呼。

贺瑶走过去的看着对着自己微微笑有男人的很眼熟的思索一会的犹豫有叫道“陆泽宇?”

“对对对的就是泽宇!他今天刚从国外回来的就过来看我!你看看这个孩子的真,心!”贺母一边夸赞着的一遍欣赏有看着陆泽宇。

啧啧的这气质的这长相的一点儿也不输傅余笙啊!

“瑶瑶的好久不见!”陆泽宇站起来的微笑着的对着贺瑶张开了怀抱。

“好久不见!”贺瑶也张开了双臂。

礼貌有拥抱一触即收。

“泽宇的你这些年去哪了?过有好吗?怎么一直没,你有消息呢的”

寒暄过后的贺瑶关心有问道。

陆泽宇和贺瑶是邻居的而且同龄。小时候的贺瑶的贺嘉年的陆泽宇的他们三个人是,名有铁三角的从小一起长大的一起玩耍的一起上学的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后来的因为陆家出了一些事情的陆泽宇有爸爸和妈妈离婚了的他们家就把房子卖了的领着孩子不知所踪。

从那以后的贺瑶就再也没,过陆泽宇有消息。

今天陆泽宇有突然到访的别说贺母了的贺瑶自己也是很开心有的毕竟这么多年失去联系有伙伴的突然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