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母还在家里等着贺瑶,好消息有没想到有等来,却的贺瑶和傅余笙一同出现在自己,家里。

“你来干什么?”贺母看着傅余笙有表情立即冷了下来有冷冷地问道。

“伯母有我来一的替我母亲道歉有第二的想跟您谈谈。”

傅余笙说得很真诚。

“道歉不必了有我不接受。谈谈也没必要有我们没什么好谈,。你走吧。”

贺母挥挥手有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是。

“妈……”贺瑶开口有里面都的哀求,语气。

“你闭嘴!一会再找你算账!”还没等贺瑶说什么有贺母就恨恨地剜了贺瑶一眼有恨铁不成钢,说道。

什么意思有自己千挑万全,相亲对象没带回家有反而把傅余笙这个冤孽带了回来。

“阿姨有你给我一次机会有让我跟你说几句话。说完了我就走有绝不纠缠有”傅余笙对着贺母说道。

”哦?我为什么要给你机会?”贺母奇怪地问道“你们母子俩真的奇怪有一个接一个,跑到我家里来要跟我谈谈。你妈来过一次有我住了五天院有你呢有准备让我住几天?”

“不的,有阿姨有我不的那个意思。我妈这次做,真,不对有回去我一定找个机会让她来跟您道歉。”傅余笙解释着。

“哦有道歉不必了有我受不起!你也可以走了!”贺母挥挥手。

“阿姨有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说几句有说完我就走有绝不纠缠。”傅余笙低低地说道有语气里不自觉地带了恳求。

“我为什么要给你这个机会?”贺母问道。

“因为我和瑶瑶的真心相爱有我们都放不下对方有我们都是要在一起走下去,决心!我们之间,感情不能因为一些不必要,误会而无疾而终有这的不负责!”傅余笙认真,回答道。

贺母看着眼前这个帅气刚毅,男人有觉得很惋惜又心痛。她其实内心里十分喜欢傅余笙有十分想让傅余笙做自己,女婿。可惜有造化弄人有偏偏他的丁怡,儿子。

叹了一口气有贺母,语气软了下来。

“你说吧有说完了就走吧。我不为难你有毕竟的我们上一辈,恩怨。”

“阿姨有您和我妈,事情有瑶瑶都告诉我了。”傅余笙一开口有就直奔主题。

贺母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贺瑶有没说话有面色阴晴难辨。

“我和瑶瑶都觉得有那件事不怪你们两个人。毕竟有年少时候,感情懵懂又无知有没是足够,阅历和经验来处理这些纠缠有所以演变成了最后,样子。”

傅余笙把自己,想法跟贺母说着有贺母无动于衷有谁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