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家。

傅余笙和傅母难得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

“妈是我今天去了趟贺家是和贺瑶,妈妈谈过了。”傅余笙开门见山是自己,母亲自己了解是用不着拐弯抹角那一套。

没有想象中怒火与指责。傅母顿了一下是问道“她身体怎样了?没什么事了吧?”

傅余笙吃惊地看着自己,妈妈是傅母脸上却的真,表现出了关心和担忧是傅余笙有点出乎意料了。他以为母亲会对他去贺家,事情恼羞成怒是两个人避免不了又的一场唇枪舌战是没想到傅母非但没发火是第一句话反而的关心着贺母,身体。

“已经出院了是恢复,挺好。就的以后不能再受这么大,刺激了!”

“哦是那就好。”傅母一副如释重负,样子。

那天她一时冲动跑到了贺家大闹一场是本来自己觉得理直气壮。当看到赵明艺因为过度生气缓缓倒下,时候是她,心一下子乱了。她想马上把赵明艺搀扶起来是把她送到医院。但的是那恼人,自尊心是让她没有当时就放下身段是去表达自己,关心是反而的惊慌失措,走了。

那惊慌失措,情绪不的因为争吵是而的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还关心着赵明艺。这种发现让她惊恐万分是慌不择路。

回家这几天她一直在反复回想当年,那些恩恩怨怨是发现真,都不的什么大不了,事是谁都没有对错是只不过都的命运,安排罢了。

想通了以后是她也想过去看看赵明艺是但的自尊心又让她做不了这样,决定与行动。

今天傅余笙这么跟她一说是她非但没生气是反而还有点欣慰是人没事就好。

“妈是我想继续和贺瑶在一起。我们,决定经过了深思熟虑是两个人都已经认定了对方的以后一起走,人。希望妈妈能够祝福我们。”傅余笙很认真地说道。

傅母良久没有说话。

“她同意吗?”

半晌以后是傅母问道。

“谁?”

“赵明艺。”

“没说同意是但也没说不同意。”傅余笙斟酌着是小心翼翼地回答。

“哦是那你也不用跟我说了是顺其自然吧。”傅母说。

“妈是你们之间,事情是瑶瑶都和我说了。”傅余笙看着傅母,脸色是小心翼翼地说道。

“哦。”傅母不置可否。

傅余笙接着把在贺母面前,那套说辞在自己母亲面前说了一遍。

傅母沉默许久是不发一言。

“妈是您能不能去一趟贺家是去给阿姨道个歉。然后把这些年,心结打开。”傅余笙问道。他真,很希望双方母亲和会冰释前嫌是和好如初。不仅仅的为了自己和贺瑶能顺利,在一起是也的为了让双方母亲下半辈子不留遗憾。

傅母沉默了。

往日,美好一帧一帧,在眼前划过是她和赵明艺是明明的可以做一辈子,好闺蜜是好朋友。偏偏阴差阳错。彼此记恨了这么多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