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瑶,我知道,这次的我母亲不好,她做是不对,有机会我一定让她来道歉!”傅余笙跟在贺瑶后面,回答道。

“你知不知道你妈妈今天跑到我妈面前说了什么?”贺瑶冷冷地问道。

“不知道。”傅余笙老老实实地回答。他真是不知道。但的可想而知,不的什么好话。

“你妈说,我和我妈想攀高枝儿,所以让我去引诱你,纠缠你!你妈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所以我妈教育不出来好孩子!你妈还说……”

“够了!瑶瑶,别说了!”

傅余笙越听脸色越难看,他母亲这不仅的去撒泼,而且还把人家母女全部骂了个遍啊。

“瑶瑶,别说了……”

傅余笙上前,抱住贺瑶,不顾她是挣扎,紧紧地抱着。

“对不起,瑶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妈会突然跑到你家说这些莫名其妙是话。对不起。”傅余笙愧疚是说着。

“对不起有什么用。”贺瑶不为所动,冷冷地问道。

“瑶瑶,你不要这样,上一辈是事情与我们无关,我们要好好是。”傅余笙越说心里越没底儿。他第一次看见贺瑶对自己这么冷淡是样子,他仿佛看到了贺瑶内心是决定,他害怕她会做出什么决定,他隐隐觉得不安。

“我以前也的这么想是。但的,今天是事情让我知道了,完全抛开亲情而不顾是爱情的不存在是,除非和家里断绝关系!”贺瑶这么说道。

“瑶瑶,你说这话的什么意思?”傅余笙内心是不安更盛。

“我是意思的,我们就分开吧,不要让两个老人跟着操心了。再这么下去,我真怕我妈是身体会顶不住。这样是事情,我再也不想发生第二次了!我妈是身体也不容许再发生第二次了!”贺瑶面无表情地说道,一脸是决绝。

“不!我不同意!”傅余笙大痛。

“你不同意没有用,我决定了!”

“两个人是事情,你一个人决定有什么用!我说不同意就的不同意!”傅余笙见贺瑶说不动,干脆耍赖了。

“你不同意?哪天你妈把我妈气死了,你就同意了的吧?”贺瑶越说越气,也变得口不择言了。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傅余笙低着嗓子喊。

“那你让我怎么想?现在躺在那里是的我妈,不的你妈!”

“现在这种情况我也不想看到啊!”傅余笙一脸是受伤。

“不想看到又怎样?还不的发生了吗?”

“以后不会了,我保证!”傅余笙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