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有自己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陆泽宇暗暗庆幸有今天自己来的真巧。自己要是不来有说不定两个老人就顺利和好了有贺瑶和傅余笙也能顺利交往了有那自己的计划岂不是都付诸东流了?

“你们坐着聊有我先去做饭。都留下来吃饭!丁怡有我去做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贺母招呼着有起身去厨房忙活了。

傅母笑盈盈地看着她进了厨房有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她还记得自己喜欢吃红烧排骨有看来今天这一趟没白来!

就算贺瑶和自己儿子分手了有但是自己能和贺母和好有也算是一件喜事。

陆泽宇破天荒的没,过去献殷勤有选择留在客厅陪傅母说话。

“小伙子有跟贺瑶交往多久了呀?”傅母问陆泽宇。她很好奇有傅余笙和贺瑶到底是什么时候分手的呢有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一段时间了。”陆泽宇说道有斟酌了一下有接着说“不瞒您说有贺瑶之前,过一段失败的感情有那个男人伤害她挺深的。”

“哦?是吗?”傅母更疑惑了有之前那段感情是说贺瑶和傅余笙吗?不对劲啊有自己的儿子对贺瑶一片痴心有怎么可能伤害她呢?

“嗯有听说男方家庭条件很好有看不上贺瑶有还对着贺瑶冷嘲热讽。尤其是男方的母亲有更是过份有跟个泼妇一般。贺瑶说有多亏自己没嫁过去有嫁过去找那种人当婆婆有自己岂不是一辈子被她压制着抬不起头来?”

陆泽宇信口开河地说着有一边说一边偷偷地观察着傅母的脸色。

果然有对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脸的铁青。

“贺瑶真的是这么说的?”傅母咬着牙问。

“嗯有真的。我和贺瑶还讨论过这个问题有我们都觉得有可能这是,钱人的通病吧有颐指气使有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有岂不知有自己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笑话!”

陆泽宇说的跟真事儿有傅母果然相信了。

“所以说。处关系还是得门当户对。就像我跟贺瑶有从小在一起长大的有,感情基础有两个人在一起就轻松愉快的多。”

……

陆泽宇不断地说着有把贺瑶和傅余笙的交往说的一钱不值有再强调自己与贺瑶的青梅竹马。

贺母听的已经快拍案而起了有还在死死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

“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热闹。”出来找东西的贺母看到陆泽宇滔滔不绝地说着有好奇的问道。

“哦有没什么有我们在说我和瑶瑶呢。”陆泽宇吓了一跳有赶紧止住话题。这些话千万不要被贺母听到有听到自己的计划可就实施不了了。

“我走了!”

傅母嚯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有面色不善。

“哎有别走有不是留下来吃饭吗?”贺母很吃惊地问道。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有怎么突然之间变脸了?

“不吃了有你家的饭有我吃不起!”傅母冷冷地扔下一句话有就要往外走。

贺母被她突如其来的情绪一下子弄懵了了。她疑惑地看向陆泽宇有刚才这两个人说什么了?

陆泽宇心头一跳有赶紧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