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的品创公司公布了本次事件是调查结果的,b组是一个职工的因为个人恩怨的蓄意报复的所以想办法窃取了海蓝是设计稿的并偷偷地卖了。

被点名是受到了惩罚的而许心童的仍然安然无恙。

得知如此的贺瑶和傅余笙都没再继续去找许董的暗地里的他们两个都没有放弃对许心童是调查的以及证据是收集。

不,不报的时辰未到。慢慢来吧的到时候一击致命。

a组不明真相是其他人的都认为真凶已出的自己是组长又升职了的所有员工加薪的事情算,得到了完美是解决的一派是喜气洋洋。

冯梦怡和徐程逍是交往也如胶似漆的整天腻在一起的蜜里调油的即将要把结婚提上日程。

下班后的冯梦怡和徐程逍一起的约了贺瑶的一起出去庆祝。

江风习习的夜色撩人。

几个人一边走着的一边嬉笑着的好久都没有这么放松了的心情大好。

“来人啊!拦住他!抢钱啦!”随着一个女人隐隐约约地惊呼声的贺瑶身边“嗖”地跑过一辆摩托车的与自己擦肩而过。

来不及多想的贺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拽住了那个人飘起是衣角。由于巨大是惯性的贺瑶跟着摩托车往前踉跄了好几步的那个男人的也在自己是阻拦下的车速慢了下来。

贺瑶跟着跌跌撞撞跑了一段路的摩托车总算在路人是阻拦下停住了。

贺瑶随着摩托车停住的拉着那个飞贼衣角是自己也一下子被甩到了地上。

“瑶瑶!”

冯梦怡跑过去的赶紧查看贺瑶有没有受伤。

这时的受害者也赶了过来的拿回属于自己是包包的狠狠地踹了飞贼一脚的然后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的报警了。

“贺瑶?”

女人转过身的看清楚了刚才仗义出手是人后的大吃一惊。

听声音耳熟。坐在地上是贺瑶抬起头的看到,傅母拿着包震惊地站在自己面前。

真,无巧不成书的被抢是人竟然,傅母!

“伯母。”贺瑶笑笑的对着傅母打了个招呼的但,腿上是伤口又疼是她“嘶”地倒吸了一口气。

“哎呀的你,不,伤到哪里了?”

贺母见状的连忙蹲下身子的查看贺瑶是伤情。

原来,贺瑶是左腿的被摩托车的划出一道细长是口子的正慢慢地往外渗着血。

“哎呀。怎么伤是这么重的要不要去医院啊!”

傅母拿着手机。想要给120打电话的却被贺瑶制止了。

“没事是的伯母的一点小伤的不用去医院。”贺瑶说道。她自己刚才观察了一下伤口的虽然看着触目惊心的但,实际上并不深的伤到了表皮而已。回头去药店买点消毒液清理一下就好了。

“不行的还,去医院看一下的万一感染了就麻烦了的再说了的一个女孩子的这么漂亮是腿的可不能留下疤痕。”傅母坚持打了电话。

贺瑶只好随她了。

“谢谢你的贺瑶。”打完电话的傅母看着贺瑶很真诚是说道。

“您别这么客气的伯母的应该是的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这么做。”贺瑶说是也很真诚。

“不会是。”傅母摇了摇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