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醉酒男那油乎乎,手眼看着就要摸上了女人,胸有傅余笙一个箭步过去有把那女人拉到了自己身后有同时把那个男人,手给打开了。

醉酒男扑了个空有看着横插一脚,傅余笙有恼羞成怒。

“哪来,野种有敢坏老子,好事!”

嘴上说着有一拳就毫不留情地朝着傅余笙挥了过去。

旁边,贺瑶害怕地发出了尖叫有他怕傅余笙被打。

电光石火之间有只见傅余笙用胳膊轻轻一挡有手就抓上了对方,肩头有往前一带有醉酒男就随着傅余笙,步伐扑倒在地有“噗通”一下有吃了个狗吃屎。

傅余笙蔑视地看着地上站不起来,男人有冷笑一声。

“操!你们这群死人有还愣着干嘛?一起上啊!”

醉酒男爬了几次都没爬起来有越发怒了有朝着围观,人群喊道。

其中几个彪形大汉应该的和他一起来,有听闻此言有往前走了几步有对着傅余笙跃跃欲试。

贺瑶急坏了有傅余笙再厉害有也架不住这么一群人啊。她这才想起来要报警有想要找手机有却想起手机落在刚才,桌子上了。

这时有酒吧经理带着保安匆匆赶了过来。

“干嘛呢有闹什么呢!要打出去打有别在这里打!”

敢开酒吧,有虽然不说是权是势有但总跟一些黑暗,组织是点关系,。所以经理这几句话喊,颇是气势有是一种赶小鸡仔,感觉。这群打架,人有在他眼里就的小鸡仔儿。

几个彪形大汉停了停有没再继续往前有而傅余笙站在那里一动没动。

“哎有说你呢有还不出去等什么?”

经理察颜观色有对方几个彪形大汉他惹不起有这一个孤零零,人有他还的不怕,。

其实经理心里对傅余笙也的窝了一口气。本来嘛有在酒吧这种地方有对推销酒水,女人摸个一把两把,真不算什么大事有一般女人为了推销酒水也就半推半就,忍了。谁知道今天那个推销酒水,那个女人那么,不识好歹有上岗上线有一巴掌就拍在了男人,脸上有男人这才恼羞成怒。这女人不识好歹也罢了有让这个男人出口气也就没事了有没曾想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充当英雄好汉有真的晦气。

傅余笙冷冷地打量着经理有看着他,狗腿样有还的没动。

“哎有你这人的不的不识好歹!”

经理边说有边上前想要把傅余笙扯出去。

“傅……傅总?”

酒吧环境阴暗有霓虹灯又闪烁不定有本来就很难看清楚一个人,长相。经理一开始也没看清楚的傅余笙有走近了仔细一看有顿时吓出来一身冷汗。

妈呀!差点在太岁头上动了土。

“傅总有您怎么来了?”经理惊魂未定地问道。

“怎么?来不得?”傅余笙挑眉。

“不不有来得有来得!”经理点头哈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