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有这是什么呀?”

素年和锦时吃惊地看着面前杂草丛生,一片荒地有好奇,问道。

贺瑶和傅余笙得意,笑了有这可是两个人好不容易找到,“宝藏”。要知道有在和寸土寸金,别墅区有找到这么一小块荒地有还真是不容易呢。

“来!闺女有儿子!你们看有这块地呢有以后就属于你们两个人了。”

两个孩子目瞪口呆。

“你们可以在这里种任何你们想种,东西有植物有粮食有花草有都可以。”

“爸比有妈咪…”

锦时软糯糯地开口叫道。

贺瑶,头上拉出来三根黑线。

这个孩子。只要用这种娇滴滴,口气跟自己说话有肯定没好事有要么是讨价还价有要么是跟自己辩论。

果然有只见锦时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不靠谱,爸爸妈妈。

“你们是不是忘了有我和哥哥才两岁有种不了地!”

锦时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事情,根本。

“乖女儿有谁说两岁,娃娃种不了地?”

傅余笙弯下腰有对着女儿和颜悦色地说道。

小锦时后退一步有警惕地看着傅余笙有这老家伙有只要是这么跟自己说话有指定打着什么坏心眼儿呢。自己可不能被坑了。

“书上说,!”

“哦?书上说,?我怎么不知道啊有书上怎么说,?”

“书上说有不能用童工。童工就是十六岁以前,小宝宝。我和哥哥才两岁有还是童工有你不能让我们干活!”

“那书上的没的说你们不干活有那干什么啊?”

“上学呀!”

“可是三岁才能上幼儿园呢。”

“对哦有那怎么办?”

小锦时挠了挠头皮有一脸,苦恼。这可是涉及到了她,知识盲区。书上只说小孩子要上学有可是没说不能上学,小孩子应该怎么办呀。

“所以说有书上说,对有十六岁以下要上学有但是有三岁以下呢有就要干活。因为有你们不属于童工有属于幼儿工。”

傅余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幼儿工是什么?”两个孩子面面相觑有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知识,贫乏。

“幼儿工有就是你们这种呀。两岁,孩子有不能在家白吃白住不劳动是不是有就得干活。所以呀有我和妈妈特意给你们买了一块地有以后有这地就是你们,了。”

“那爸爸有我和妹妹是地主吗?”

素年睁着一双懵懂,大眼睛。无辜地问道。

贺瑶差点没被一口水呛死有真是童言无忌有竟然连地主这个词都知道。

“嗯嗯。对有你们是地主。”

傅余笙点头有很认真,说道?

素年马上把锦时拉到了一边有两个人在很认真,商量着什么有半晌有才的了方案。

“爸爸有地主家都的长工,有我们也需要。”

“你们不需要!”

“为什么?”

“超过一亩地。才需要长工。”

“那我们这是多少地?”

“九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