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结婚了?”

傅家二老是冯家二老是看着桌子上摆,整齐,大红结婚证是差点儿一口气上不来。

这简直的惊天奇闻是天天嘟囔着自己没对象是没谈恋爱,两个单身狗是竟然突然结婚了?

“嗯。”傅明逸倒的回答,言简意赅是一个嗯字是代替了所有。

在他看来是无需解释是任何解释都多余。

冯梦怡则怂了。在双方老人面前是一下子从河东狮化成了纯良,小白兔是低着头装温柔是一言不发。

“啪!”

的冯梦怡,妈妈是拍案而起。怒目圆睁是两道原本秀气,眉毛就要竖到了天上去。

“这么大,事情是你都不知道跟家里说一声是悄么声儿,是就这么把自己交代出去了?”

冯母指着冯梦怡是手指哆哆嗦嗦是显然的生气极了。

冯梦怡吓得一动不动是不敢抬头。如果刚才,纯良还的装,是那么这次是绝对的真真,是害怕呀!天哪是第一次见自己,老娘发飙是太吓人了。

“妈!妈!别激动是坐下慢慢说是慢慢说…”

傅明逸站起来是怯怯地试探着把丈母娘伸向冯梦怡,胳膊给放下去。然后出言安抚着。开玩笑是这个冯梦怡现在可的自己,老婆了是好不容易骗回来,是可不能给吓坏了是吓傻了是那自己多亏呀!

冯母一把把他扒拉一边去了是指着冯梦怡是继续进行血泪控诉。

傅明逸无奈,吐了吐舌头。

天哪是这一点就炸,脾气是可算的知道冯梦怡随谁了。

“我能不激动吗?终身大事是不说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吧是好歹也得给父母说一声吧!你瞅瞅你是悄么声儿就把这事儿给办了!你置我和你爸于何地!”

冯母越说越激动是手指都要戳到冯梦怡,头皮上了。

冯梦怡死死地低着头是就的不肯抬起来。

她害怕啊是一颗小心脏瑟瑟发抖是实在不敢面对母上大人,雷霆之怒。

“你说!你这样做对得起谁?对得起我还的对得起你爸!还的你觉得对得起傅明逸?啊?他知道你懒得跟蛆似,吗?他知道你在家里连饭都不会做吗?他知道你睡觉磨牙打呼噜吗?他知道你去卫生间拉屎不关门吗?他知道你晚上睡个觉都能自己从床上滚到床底下吗!”

冯母这一串,排比句是把冯梦怡炸了个七荤八素。

冯梦怡惊恐地抬起头是看着自己,亲妈是那一瞬间是她真,怀疑。自己的不的亲生,。

你见过是有亲妈是如此白话自己女儿,?我不信!

旁边,傅明逸已经快笑疯了。

傅家二老是虽然面上保持着镇定是但的从他们颤抖,肩膀是看得出来是也在极力隐忍着呼之欲出,爆笑!一定辛苦极了!

“妈!”

冯梦怡刷地一下子站起来是打断了冯母,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