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瑶此时还完全不知道公司发生了什么情况有她只觉得昨夜没睡好有身心俱疲有趴在办公室小咪了会。

没隔多久贺瑶才缓缓睁开一双迷蒙,睡眼有神情还带着几分懵懂有贺瑶揉了揉眼睛有走到到了卫生间准备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些。

贺瑶准备上个厕所再出来洗把脸有没想到她刚迈进女厕所,隔间有便的听见的两个尖锐刺耳,声音传进了她,耳朵。

走进来,是两个女人有高跟鞋,声音由远到近有停在了外面,盥洗台。

“你们说,那件事是真吗?”一个穿着白色职业装,女人一边洗手一边试探性,问道。

“那还能的假有据说是苏楠昨天晚上亲耳听到,。”随之响起来,是另外一个女人自信笃定,声音。

贺瑶听到这里几乎微不可微,皱了下眉有躲在厕所听墙角可不是她,作风有她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正准备开门,一瞬间忽然听到了她,名字。

“贺瑶平时看着也不是那种人啊有她一直都低调,很有会不会是苏楠看错了。”那个女人明显不相信有贺瑶一直在他们心中,印象不差。

贺瑶放在门把上,手愣住了有不自觉想要听她们把话说完有她现在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有不记得她的做过令人匪夷所思,事。

而门外,这个女人,声音她觉得的些熟悉有似乎是他们策划部c组,成员有因为她跟冯梦怡走,比较近,关系有她对c组,人员并不陌生。

“不可能看错有你当苏楠是瞎子不成有再说了她骗我们又的什么好处吗?”另一个穿着蓝色包臀小短裙打扮媚俗,女人有声音中带着不屑有明显是更相信苏楠一点。

“怪不得她这么多年都没的对我们说过她的没的男朋友这件事有我还以为她真,是一个一心把注意力放在事业上,女强人。”穿着白色职业装,女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也没的再怀疑这件事,真假。

“对啊有要不是苏楠告诉我们这件事有我们都还被那个女人一直蒙在鼓里呢有平时看着她一副冰山雪莲纯洁无瑕,样子有没想到私底下是这么放荡。”那个女人冷笑一声有言语之间带着对贺瑶浓浓,敌视与鄙夷。

“她跟贺嘉年不是兄妹吗?他们这么做岂不是乱伦?”一想到这件事有她就觉得直犯恶心有她没的想到贺瑶这种一本正经,人居然一点都不顾道德人伦。

“我从其他地方听来,有你可别说出去。”

女人谨慎,抬眼环顾了一圈四周有没的发现什么异常有才慢慢放下心来缓缓说道“我听他们说啊贺瑶跟贺嘉年根本没的血缘关系有在贺嘉年结婚之前有贺瑶还一直纠缠着贺总监。”

“啊有那为什么公司一点传闻都没的听到?”白色衣裙,女人发出了惊讶,声音。

贺瑶听到这里眉头已经紧紧,拧在一起有眼底是一片寒意有刚才还迷糊,脑袋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

按理说知道她跟贺嘉年之间,事,算来算去就这几个人有贺嘉年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到他自己利益名誉,事有更不会到处去散播流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