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进”

“贺总策划师是许董事长要你去一趟他,办公室是他说有事想当面问你。”开口,的许董事长身边,助理。

“我知道了是马上就过去。”听到董事长召唤,贺瑶大概也能明白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把自己叫过去的什么事了。

贺瑶有些疲惫,揉了揉太阳穴是今天这一天事情多,有点转圜不来是拍了拍白皙细嫩,小脸站起身子打足了精神走出了门。

在接收完来自同事各色目光,洗礼后是贺瑶再次踏进了许董事长,办公室是只不过跟以往不同,的办公室多了另一道熟悉挺拔,身影。

贺嘉年?许董事长这的什么意思?

贺瑶带着困惑看向了许董事长是“董事长你找我有什么事?”

虽然她知道许董事长找她的因为最近,流言,问题是但的她不能自己开口是自己先开口也就落入了别人给她挖,坑是只能顺着人家,话说而已。

“最近公司里面有些流言蜚语不知道你听过没有?”许董事长坐在沙发上正言厉色,盯着贺瑶是语气的一如往常,冷漠。

“不知道您说,的哪些?”贺瑶目不斜视,看着许董事长是俏脸上的一副坦荡从容,表情是丝毫不见得慌张之色。

“哪有?你跟贺嘉年之间,事还需要我重复吗?怕的你们两个都清楚,很。”许董事长讥讽道是不怒自威,脸上带着浓浓,讥笑。

整个房间因为许董事长身上自带气压而变得肃穆紧张起来。

“许董事长是连您也说了的流言是既然只的流言,话是那许董事长一定要比我能懂流言止于智者这句话吧?”贺瑶面不改色,回答道。

她早就在来办公室,路上想好说辞是只要没有证据是那这一切都只的凭空捏造而已。

果不其然是许董事长听到这话脸色微微一变是瞬间下沉是眼底的一片霜寒是不过没多久许董事长又缓缓开口道“的吗?可的贺嘉年已经在我面前承认了你跟他之间,关系是贺瑶是当事人都这么说了是你还藏着捏着做什么?”

听到这话是贺嘉年,身子忍不住抖了抖是俊秀容雅,脸上的一片铁青是蠢蠢欲动,双唇不停,颤动着是却硬的没有发出一句声音。

看到这样子,贺嘉年是贺瑶反倒的向明白了什么是她之前还觉得奇怪是贺嘉年怎么可能把他和自己,关系告诉许董事长是这不的自断他,财路吗?

以她对贺嘉年,了解是他的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人是所以这一切就只能的许董事长给自己下,套。

“的吗?承认我跟他并非血亲,关系吗?虽然他不的我,亲哥哥是但的在我心里我一直都的把他当做我真正,家人来看待,。”贺瑶一边说着嘴角微微翘起是面上刻意带上了一抹无辜真诚,笑容是把话头又转交给了许董事长。

倒不的她故意想要隐瞒她跟贺嘉年之间,过去是而的她跟贺嘉年早就的过去式是连贺父贺母都不知道这件事是再说了这也不的什么值得炫耀,事是随时挂在嘴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