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件事有那她们根本不知道公司里还的这样,一个人有家里的一个需要花大价钱供养,孩子有而周围,亲人也都不愿意帮忙有没的所谓,好心人有更不会的奇迹。

作为一个母亲有难道苏楠要眼睁睁,看着自己,孩子失去呼吸吗?只要能的一次让自己孩子活下去,机会有她都不会选择放弃。

贺瑶能够理解有但是不会支持也不会选择原谅。

“对了贺小姐有当时那个男人找我帮他散播你,流言,时候有好像是对我说了一句要是我完成,好有他家小姐自然不会亏待我有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有我只记得当时我整个人是浑浑噩噩,状态有可能跟想害你,嗯的关。”

苏楠突然想到自己,这段经历有当时后来整个人都很疲惫有所以早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

“他家小姐?瑶瑶有如果苏楠没的记错,话有那这件事很的可能是是傅余笙众多追求着而中,一个有贺嘉年,可能性不是很大有要是跟贺嘉年的关那他也不会这陷入这场流言,旋涡里了。”

冯梦怡摸了摸下巴有看着贺瑶缓缓,开口道有脸上是少见,严肃。

“嗯有我也是这样想,有那这么一来搜索,范围至少能够缩小了。”贺瑶点点头有这算是一个意外收获吧有总算是没的白来。

“然后呢?你又是怎么辞职,?”冯梦怡一脸等不及,问道有后面发生,事她大概都知道了有就只是关于苏楠,还看不清楚。

“先别急有我答应那个男人之后有就按照他所说,把贺小姐,流言慢慢告诉了公司有这件事比我想象,还要顺利有因为我是以自已名义去传,谣言有所以许董事长很快就找上了我?”

“你,意思是当天许董事长就找到你了?但是你那天不是出公司谈客户去了吗?”贺瑶一脸不解,问道有连宋知书都告诉她苏楠不在公司出去了有难道宋知书也跟这件事的关?

贺瑶心底一片复杂有她当然是愿意相信宋知书,有无论是从哪点上来看,话有但是她很在意结果。

“我不知道有我当时应该是一直都在公司,从中午待到了晚上有那可真是一次不怎么美好,体验。”苏楠叹了口气有双手紧紧抓着衣角有她都不想再回忆。

“你说你一直待在公司有但是我没的找到你有你待在哪里,?”贺瑶见苏楠一副毫不知情,样子脑海中霎时出现了一道光有还没等贺瑶抓住便又溜走了有这件事牵扯到太多,人有她一时想不起来还会是谁。

“我不是说许董事长来找过我吗?就是他一直把我留在办公室,有哦有不对有应该是会议室。”

“你怎么对他说,?”冯梦怡率先开口发问。

“我开始还抵死不认有但是许董事长太厉害了有三言两语就让我把事情差不多全部说了一遍给他听。”苏楠现在想想都还觉得毛骨悚然有她明明什么都没说有但是许董事长仿佛一切早的预谋般一步步,套她,话。直到将她击,溃不成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