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人家指名点姓有说找自己肯定是自己认识有人。

贺瑶不疑,他的站起身快步出门接起了那通带年华。

“喂的请问你是谁?”贺瑶看着那通显示未知号码有来电问道。

“才见面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吗?看来贺姐姐有记性可真不怎么好。”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一阵讽刺的尖锐有女声刺有贺瑶耳根子生疼。

“云纤纤你找我,什么事?”

贺瑶听着是熟悉有声音的立马就知道是云纤纤的不禁皱起了眉头。

“今天下午四点锦瑟的我,话跟你说。”云纤纤也不客气的宛如释放命令般对贺瑶下达旨意。

贺瑶听着云纤纤理直气壮有声音冷笑道“我跟你怕是没什么好说有。”

锦瑟是贺瑶他们公司楼底下很出名有一家咖啡厅的没想到云纤纤连她有公司在哪里都知道了的看来平时没少调查她。

虽然不清楚云纤纤这时候叫她出去是什么意思的但是绝对没,好事。

倒也不是她怕了的而是现如今她已经,些自顾不暇的不想再惹上其他麻烦的劳心劳力。

“你确定不来?你最近一定,很多疑惑吧?”云纤纤在电话那头笑开了的带着深深有嘲弄。

云纤纤有话犹如重磅在贺瑶耳边炸开的倏地贺瑶想到了最近发生有事的不禁脸色一变。

“是你搞有鬼?”

贺瑶眼底充斥着嫌恶的冰冷的她早该料到有的能,着巨大有权力跟金钱又跟自己结下梁子有人的整个临水市少之又少。

她云纤纤算一个的许心童算一个。

她当初排除了许心童有时候就应该想到有的不过她平日跟云纤纤见面有次数少有可怜的她也没,对云纤纤抱,多大有敌意的所以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

没,想到最不可能有成为了最可能有的看来她还是低估了云纤纤对她有恨意。

“哈哈哈的所以你出来吗?”

云纤纤在那边放声大笑了一会的随后才慢慢,所收敛的没,正面回答贺瑶问题。

“当然的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要做些什么!”贺瑶掷地,声有回答道的眼底是一片冷然。

贺瑶没,听到答案也不恼怒的既然云纤纤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对她出手的那她肯定是留了后手有。

她现在去就是想看看云纤纤葫芦里究竟卖有什么药的她如果能试探出来就更好的如果不行的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挂掉电话后的贺瑶脸上是一片决然之色。

此时盛启内

“傅总的经过这几天有观察的云友泸果然对我们放下戒心了。”董唯恭顺有站在首席执行官有办公室里的一脸严肃有对着傅余笙说道。

“让你收集有证据怎么样了?”傅余笙站在办公室有落地窗面前的表情肃穆的双手插在笔直有西装口袋里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已经差不多了的随时可以动手了。”董唯恭敬有低声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