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这是你喜欢吃的,我这个女朋友,对你好吧。”贺瑶眼神充满得意,叫你乱说话。

傅明逸满脸笑意,他这个傅余笙居然会被一个小丫头治得服服帖帖,真不知道怎么办到的。

傅明逸幸灾乐祸的眼底深处,却有着一丝羡慕,以前,他也有这么一个人,一个可以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人。

可是

傅明逸晃晃头,不去想那些尘封的记忆。

傅余笙看着碗里的青菜,狠狠地看了一眼贺瑶。

贺瑶无辜的眼神以示回敬,表示是你自己说的,可不能怪我。

傅余笙虽然一脸不情愿,但还是默默吃光了碗里的菜,看得沈黛玉一阵摇头。

沈黛玉从母亲那里听说过贺瑶的事,和傅余笙又不门当户对,实在不看好这段感情。

虽然当事人可能不清楚,但在沈黛玉眼里,傅余笙早已陷入深处,不可自拔。

用过餐后,天色已晚。

沈黛玉看了看窗外的夜色,对着傅余笙说道“夜晚开车不安全,今天你们就住这里吧。”

“我可以打车回去的。”贺瑶实在是不好意思麻烦他们。

听到贺瑶的推辞沈黛玉诧异的一挑眉头看向傅余笙,“你没跟她说?”

“说什么?”贺瑶好奇的问道。

傅余笙倒是无奈的一点头,凉薄的嗓音轻启“今天的只是我先带你给他们看看,明天还要带你参加一个宴会。”

“还有一个?”贺瑶有些惊讶道,看着傅余笙的目光透着不可置信。

难道不是见个家长就没事了吗?虽然她今天也没有见到傅余笙的父母。

不愧是高门大户跟他们的礼节就是不一样,不过这样也太正式了吧?

贺瑶有些不安的看了傅余笙一脸,他们的关系明明是假的还要把各种流程走一遍,那到时候解除了协议以后再见到得多尴尬啊。

傅余笙收到了贺瑶担忧的眼神,安慰似的说“你放心,这个宴会是私人宴会。”

“对啊,瑶瑶你不用担心,哈哈哈要是有什么我会护着你的。”傅明逸此时凑到贺瑶身边笑嘻嘻的说,完全没有理会傅余笙阴沉下来的脸色。

贺瑶听到这声‘瑶瑶’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有些尴尬的朝着傅明逸笑了笑,没说话。

按他这样说的像是明天的宴会是龙潭虎穴一般,不就一个私人的宴会嘛,外人还以为是混社会的。

看出了贺瑶的局促,沈黛玉佯装嫌弃般推了傅明逸一把,“去去去,别把贺瑶吓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