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瑶还没习惯他的亲密接触,只能僵硬地苦笑回答道“那就听他的吧。”

心里虽然不是这样想的,但感到傅余笙搂在肩上的手微微用力,好像在无声地威胁着不听我的你就试试看。

行吧,你家里给你面子,我就不信你还能吃了我。

沈黛玉见此眉头皱了皱,但也没多说什么,回答道“那好吧,你们好好休息。”

贺瑶就这样被搂着像机器人一样上楼,临近房门,不知为何心砰砰跳的很快。

她有点想打退堂鼓,对傅余笙尴尬说道“要不,我还是睡别的地方吧?”

傅余笙看着贺瑶那异常紧张的状态有些好笑“怎么,怕我对你做什么?我像那种人吗?”

“没有,没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贺瑶嘿嘿赔笑。

对于傅余笙的人品她还是十分信任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紧张。

这时傅余笙打开门,慢慢说道“如果你今天一个人睡,这件事肯定会传到我父母那里去,谎言一下就被戳破了。”

贺瑶默默点头,傅余笙本来就帮她许多,这个人情债在贺瑶心里可不好受。

平静心情,贺瑶观察着傅余笙的房间,冷淡的色调,黑白灰标准的装修风格,但是房间很大。进门处的换衣间就比自己的卧室大。

走进里面,有个小隔间,这应该是傅余笙的小书房,旁边书架上排满了书,书桌上各类文件都井井有条。

最里面便是真正的起居室,干净整洁却没有一丝温度,就如同平时工作的傅余笙一模一样。

看卧室,知性格,这句话倒也没说错呢,贺瑶默默想到。

“在想什么?”傅余笙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边。

“没,今晚我睡你的房间那你睡哪儿啊?”贺瑶看着傅余笙。

傅余笙听罢勾唇一笑,揶揄道“这是我的房间我当然也睡这里。”

贺瑶顿时感到一股暧昧的气息朝自己扑鼻而来,耳朵夹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这样不好吧?”贺瑶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双颊快速的番飞起了两团红晕。

贺瑶此时在心底疯狂呐喊,她跟傅余笙明明只是假扮的关系怎么还要做这些?贺瑶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如果这样真的菜能让傅家父母放心,那她也无话可说不是吗?

看出贺瑶此时的羞窘,傅余笙在心底淡淡一笑,打趣道“有什么不好?我们不是‘情侣’吗?”

好吧,听傅余笙都这样说了,贺瑶已经准备好了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不就是睡一起吗?反正这床这么大她占的地方又不多。

再说了,她打地铺也不是不行。

她可不敢叫傅余笙打地铺,再说了她感觉傅余笙也根本不是打地铺的人好嘛。

想到这里,贺瑶已经默认并接受了这件事实。

可无奈傅余笙看她小脸越来越红的迹象,怕吓到她,眼底闪过一抹柔色,薄唇轻启“好了,开个玩笑,今晚我会睡客房的,所以你不要担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