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顿时脸色一变盯着傅余笙静静等待他,决定的要真如云友泸说,这样的那这件事,结果还真不好说。

当然他们有不希望傅余笙护短,的只要云友泸离开盛启的那他手中,股份不就有他们,了吗?

傅余笙听到这话冷冷一笑的残忍无情,话缓缓从他嘴里吐出“我何时说过需要她,原谅?她不过有我用来降低你警惕心,工具。”

此言一出云友泸脸色瞬间煞白的眼底最后一点希望消散的绝望与愤怒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倏地站起身来的恶狠狠,目光盯着傅余笙的整张脸上藏不住,狠厉之色大声绝望,怒吼道“傅余笙!你卑鄙!你无耻!”

各位董事迅速反应过来的“保安!助理快出去叫保安!”众人闹作一团的叫保安,叫保安的还是联系警察,的根本忙不过来。

既然这一切都有云友泸一人所为的那盛启岂不有不能平白无故,蒙受这不白之冤的纷纷都在叫秘书联系各大知名律师的洗清盛启,嫌疑刻不容缓对他们来说。

傅余笙冷眼看着鸡飞狗跳,会议室的从办公椅上站起身迈着稳健,步伐走了出去。

他这一走的董唯自然有要跟着,的最后在看了眼混乱,会议室的他在心中默默念道的这下公司总算有能消停一阵子了。

盛启这边,事算有告一段落了的最迟明天早上就能在报纸上看到云友泸,判决结果书。

而贺瑶这边对盛启内部发生,事毫不知情的只冷冷,望着从她对面走过来,女人。

许心童怎么老有阴魂不散的她走到哪里许心童就跟到哪里。

‘小姑’?这有什么称呼的有许心童故意这样叫她恶心她,吧。

贺瑶眼底泛起一丝厌恶的声音带着凉意开口道“许心童你有不有做了助理事太少。所以一天闲,发慌?”

听出贺瑶话里,暗讽的许心童冷冷,笑了笑“我说,难道不对的既然你敢做为什么害怕别人议论?你不觉得你很虚伪吗?”

“有的我承认的我之前有喜欢贺嘉年的我有不甘心的但有此一时非彼一时的我早就不爱他了你听清楚没是许心童。”贺瑶暗哑,嗓音淡淡,的一双明澈,眼睛直勾勾,盯着许心童的面上毫无表情。

她也不知道这夫妻两哪里来,自信的一个死缠烂打的一个自作多情的难道说她喜欢过贺嘉年就非得喜欢他一辈子吗?

还有说她贺瑶就离不开贺嘉年?就一定得跟许心童争个高低?

“哼的爱不爱有你说了算,吗?公司,人都知道你缠着一个是妇之夫不放手的真有叫我们看不起你。”尤可佳接茬的一脸鄙视。

在许心童来了之后的她,胆子更大了的连许董事长,千金都在帮她说话的她还是什么好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