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回想起来下午尴尬的场景仿佛历历在目,她忍不住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没办法入眠。

下次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才行啊!

当第一抹残阳透过纱窗照进卧室的时候,贺瑶慢慢从睡梦中醒来,伸手遮挡在微合的双眸之前挡住令自己感到不适的光线。

‘叮叮当~叮叮当~’。

闹铃响了。

贺瑶懒散的从被窝里钻出来呆愣的坐在床上,脑子处于放空状态,似乎忘记了今天是正常的工作日。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直到铃声再次响起贺瑶才总算是有了动作。

她先是伸手探了下额头,嗯,温度正常。

看来感冒已经完全好了。

随后下地翻找衣服开始洗漱。

刷牙的时候就在想昨天跟傅余笙谈过关于第一个项目时装展的事。

因为金熙城的原因,她似乎快忽略了上一个项目,经过傅余笙的提醒她才想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策划部的完成的怎么样了。

还好现在记起也不晚,最近还好能抓下这个项目的进度,到时候也好交差。

看着镜中的自己面色红润,肌肤吹弹可破,已经没有昨天的病态时的苍白了。

她忘记了昨天究竟是怎么睡着的,不过看样子是睡的很好。

快速的洗漱了之后,贺瑶悠闲的赶往公司。

总算是没有踩点进公司了。

贺瑶满意的露出一个笑容。

“瑶姐早啊!”

“瑶姐早!”

一走进部门,众人纷纷热情的上来打招呼,似乎忘记了前天发生的事。

“大家辛苦了。”贺瑶笑道。

就在此时,宋知书也凑了上来,语气带着些许的关心问道“贺瑶,你身体没事吧?听说你感冒了。”

他自从知道了原来贺瑶真的是傅余笙的女朋友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划过一丝淡淡的失落。

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感觉,明明在日常中他都是把贺瑶当做同伴也是竞争对手,从来没有往男女之事哪方面想。

他一直认为自己对待贺瑶始终是以朋友之间的相处方式更多,那看见现在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自己应该祝福才是。

但是心底的感觉强烈的令他根本忽视不了。

不过想再多也没有用了,现在的贺瑶可是盛启的ceo大名鼎鼎的傅余笙的女人,他根本没有实力去跟人家抢。

宋知书在心里自嘲着,面上却是如往常一般挂着温润亲和的笑容不想让贺瑶看出他的情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