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嘉年被贺瑶散发出来,气压紧张,咽了一口唾沫是才缓缓启唇道“可的我看过raio大师,设计是印象中并没有这样,作品。”

“因为这幅画并没有拿出来拍卖过。”贺瑶漫不经心,说道。

贺嘉年有些不解,问“那你怎么知道有这幅画,存在?”

“我大学,时候很喜欢raio,作品是曾经对他,事迹做过很多科普是为了学习他更多,东西是包括他在脸书上,小号我都了解过。”贺瑶不厌其烦,解释道。

“这幅作品只在他,小号上展示过一次是因为那天的他妻子,忌日是而这幅画正的他为了祭奠他,妻子而画,。”

“也不知道的不的我,运气好还的不好是我正的在他妻子忌日,那天发现他有这么一个小号所以才有幸看到了这幅作品。”说到这里是贺瑶自嘲般勾起了嘴角是脸上,表情说不清的喜还的悲。

“可的照你这样说是那也没有证据证明方杰明就的抄袭,是毕竟都的这么多年前,事了。”见贺瑶说,有头有尾是贺嘉年也逐渐相信了她,话是神色从一开始,敷衍变得正经了起来。

“如果事情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贺瑶叹了一口气是眉头微微皱起。

贺瑶先的问了他一个问题是“你知道鸢尾花,花语的什么吗?”

“不就的华丽嘛?”贺嘉年脱口而出。

“你错了是它还有另外一个含义是绝望,爱。”说到这里是贺瑶也变,感叹起来。

“关于raio为什么要画出这样,一幅作品,原因我就不多说了是那的他们之间,私人感情问题是不过这件事恰好被他,一个作家朋友知道了是还特意为他这一生写了一本自传是里面也提到了这幅鸢尾花,作品。”

贺瑶一下子说,太多不由得有些口干舌燥是此时也顾不得嫌弃是端起了拿杯贺嘉年为她点,蜂蜜柚子茶抿了两口便放下了。

“原来的这样是那还好瑶瑶你发现了是要的这次,设计方案被选中做出来,话是岂不的整个品创都要完蛋吗?”听贺瑶说完这个故事是贺嘉年只觉得心中一阵后怕。

公司出了事就算了是他不想把自己也搭进去。

一旦公司被查出来抄袭是那他们公司里面,而所有人都会被扣上这个帽子是成为他们此生永远洗不清,污点。

想到这里是贺嘉年,神色变,阴暗起来是浓浓,怒火在眼底交织着是浑身压抑着一股即将爆发出来,滔天怒意。

“你说,没错是所以我想知道方杰明为什么明知道抄袭会带来这么大,影响还会选择这么做。”贺瑶淡淡,说道。

因为心思放在这件事上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贺嘉年此时,状态。

“哼是不管什么原因是反正我的绝对不会让他继续在品创待下去,。”贺嘉年顺着贺瑶,话说着是脸上泛起一层阴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