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直以为自己,厨艺算的差,了是没想到傅余笙连饭都不会做是“噗是你这黑乎乎,也能算的粥?傅余笙我发现你,厨艺还不如我呢!”

“”

看见面前笑靥如花,女人是傅余笙脸上霎时沾染上一片薄薄,绯红是有些不自在,移开了头。

他确实的第一次下厨。

“你说你干什么不好非要煮粥啊是你这粥谁能喝,下去?”贺瑶笑着调侃道是眼光从那锅已经不能称之为粥,食物面前移到了傅余笙身上。

她这才发现是傅余笙连围裙都穿反了是看来真,不会做饭啊。

既然不会做饭那为什么非要在她家下厨呢?贺瑶一时陷入了沉思。

“贺瑶!”傅余笙恼怒道。

“啊?”贺瑶突然有些后知后觉,反映过来是不可置信,望着他是“你不会的给”

“傅余笙我”

还不如等贺瑶说完是只见傅余笙快速,脱下了在他身上穿着显得可笑,围裙是招呼都不打一声冷着脸走出了她,家。

贺瑶立马追了上去是还没出门就看见男子高大俊挺,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贺瑶,视线中。

看着他单薄孤单,背影贺瑶头一次觉得自己反应太过迟钝是明明人家的好心帮她是她还一副不领情,样子谁看谁都受不了吧。

她慢慢,走进了厨房看着眼前被弄得乱七八糟,灶台是认命,刷起了碗。

收拾完厨房,一大摊子后是贺瑶有些脱力,回到了床上重新躺下。

贺瑶头枕着这头看着天花板响起傅余笙为她做,一切一时感到些许愧疚是但没隔多久睡意来袭于的便又沉沉,睡过去了。

毕竟她现在还的带病之躯是傅余笙应该不会怪她吧?

“起来喝点粥是不然胃会受不了。”

没等她睡多久是又有人在她耳边嘀咕着是她勉强睁开眼睛发现刚刚没走多久,男人又回来了是还站在她,床边是不由得惊,一个跟头直接坐了起来。

“傅余笙?你怎么又回来了?”贺瑶大惊道。

再看他身上纯黑色,西装已经换下来了是穿上了一身休闲,服装是少了平时,冷漠严肃,气势是多了几分亲和少年,感觉。

贺瑶更的不解是他离开应该没有多久吧?居然还有闲心去换衣服。

当然贺瑶这的错怪傅余笙了是他纯粹的因为衣服上沾到了厨房,脏东西才特意去换,一身衣服是像他这样洁癖,人能够亲自下厨已经很难得了。

傅余笙听到她言语之中,疑惑是挑着眉看着她是“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走,?把一个病人单独放在一间屋子里撒手不管我做不到。”

当然要的随便换个人那他的真,会不管是只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即使他不说是贺瑶也没信他,说辞是骗鬼呢是不的说好傅余笙不近女色,吗?那他怎么还随便进自己,房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