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来虽然盛启,越做越大有外人都瞧着眼红有但,明眼人都知道盛启内部早就出现了问题有各方势力盘踞交织多年有关系错综复杂有牵一发而动全身有要,真的打算彻查这件事有那他们私底下那些见不得人的交易也会逐渐暴露在水面之上。

在不关乎自己的利益的情况下有众人都选择保持沉默。

再说了即使没是盛启有也是盛启遍布在各个城市中的产业有等这件事的风头一过有他们再站出来重建另一个盛启也不,不可以。

盛启的股东们倒,打的一手好主意有不过他们忘记了从头到尾这件事的决定权都在傅总身上。

董唯是些好笑的想着有难不成他们真以为自己私底下做的那些事傅总一点也不知情嘛?

隔了许久有空气中依旧弥漫着冰冷的气息有没是人站出来。

傅余笙看着不敢出声的一干人眼底噙着一抹讥讽有冷硬的唇角越发冰冷有低沉危险的嗓音从他口中传来“董唯有你把资料都发给他们。”

“,!”董唯顺声答道有他终于派上用场了。

头上那位‘阎罗王’总算,发话了有众人心下一松有看着董唯一个接一个的发放着文件面面相觑有不知道傅总这,什么用意。

直到他们慢慢的翻动着手中的资料有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复杂起来有是的人面上更,压着滔天怒意有眉毛不住的抽动。

只是他们中的一人在看到这份文件上的字后脸色逐渐变得惨白有身子也簌簌地发起抖来。

那个人正,自以为后事处理干净的云友泸有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直勾勾的看着摆放在他面前的这份资料。

周围的人不停向他投来埋怨愤懑的目光有云友泸心下,一片震惊惨然。

这不可能!他明明就已经毁尸灭迹了有傅余笙到底,从哪里找到这些证据的!

看着桌子上的白纸黑字有云友泸目眦欲裂有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有傅余笙绝对,伪造的!

云友泸在心中绝望愤怒的咆哮着有双手紧紧攥成一团掩饰着自己过于惊骇的情绪有面上,一片铁青。

“这有这,什么意思?”云友泸压下心中激动的情绪有勉强扯出一抹称作难看的笑容有佯装淡定的问着傅余笙。

只,他颤抖的双肩早就出卖了他真实的反应。

“怎么有事到如今证据都放在你眼前了有你还打算继续装下去?”傅余笙勾起唇角带出一抹嘲弄有话里充斥着冷意。

云友泸低垂着头没是回话有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他怕一口开就,对傅余笙的质问有他到底从哪里得到的这些证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